03/15/2008, 00.00
西藏
發送給朋友

西藏的血淌染奥运的北京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距北京奥运只有几个月,高度警惕中的中国政府以装甲车及军队压制了西藏青年的无望的请求。中国将自食其果:在近五十年中,他从来没有给予西藏人民任何的希望,所施行的只是控制与屠杀。

      罗马(亚洲新闻)— 十人的死亡与驰骋于拉萨的装甲车,这就是中国对所谓的西藏“恐怖主义”的答复。而其实,他们仅仅是僧人和市民以抗议和游行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但最后却导致商店被烧,汽车被焚的结局。

      从导致达赖喇嘛及成千上万的西藏人流亡的藏人起义遭到血腥镇压到现在已将近50年,现在这新的星星之火又有燎原之势。所有这些,偏偏就发生在距北京所一直炫耀的和平与友爱的奥运仅有几个月的现在。

      而其实,恰恰是奥运会成了事件的导火线。藏族运动员请求允许他们在参加奥运会时使用西藏的旗帜,但却遭到中国的否定。可以预见,在奥运会的开幕与闭幕式上,藏族的舞蹈者们将在中国的国旗下、在微笑中冉冉上场,而在拉萨和西藏的民众却遭受着灭绝种族的屠杀。

      这种压制首先是经济上的:在富于矿产的喜马拉雅的高地上,布满了在寻找铜矿、铀矿、铝矿的中国科学工作者,而西藏的本地人则除了放弃自己的牧场,在中国的工厂里工作,别无选择。至于与旅游业结合的旅馆、卡拉OK厅、嫖娼业则完全掌控在中国殖民者的手中,而使藏族的祖传文化遭受践踏。

      而中国政府却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其民族的发展。如果没有宗教与文化的践踏,或许这也是真的。可是,人们不要忘记,在这里没有任何宗教及藏语的教育;没有对达赖喇嘛的尊重或赞扬,有的只是由十几万中国士兵对寺庙及民众的铁腕控制。

      在九五年,北京的控制甚至延伸到了去指定所谓的“真”班禅喇嘛,而取消由达赖喇嘛所认定的继承人。从去年九月起,所有的转世灵童(今已七十余岁的达赖喇嘛就是其一),如果想成为真的,都必须经过党的认定。

      这几天,由西藏的年轻僧人及民众所举行的抗议活动,是他们面对自己日趋灭亡的民族,而无能为力的绝望感的结果。这其实也是由北京所导致的。因为在这些年里,达赖喇嘛已经向中国政府提出了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案,包括西藏放弃独立,而北京给予他们宗教的自治,但却没有结果。

      在西藏流亡政府与北京政府之间已经举行过几次谈判。但最后一次,也以智慧的海洋(达赖喇嘛的别名)的仅想成为宗教领袖的目标遭受质疑而以失败告终。

      因为丝毫没有希望的迹象出现,而导致了无望的举动。我们担心,西藏的局势将会变得越来越白热化,或使中国政府以抵制“独立分子的恐怖主义”为理由而采取极端的措施。对中国来说,已经到了应该面对真理的时刻:既然中国已经准备好使自己成为一个现代的国家以迎接奥运,那么他也应该在解决社会危机及自由方面有所表现。与达赖喇嘛展开对话将是一步必行之棋。但这一决定历史命运的步骤或许应由胡锦涛主席来定夺。

      在八九年三月份,西藏的藏人举行了大规模的起义,但却以大屠杀及铁一样的法律而告终,而那也恰恰是由时任拉萨党政秘书的胡锦涛来颁布的。几个月后,在北京爆发了天安门大屠杀事件。但近二十年后,胡锦涛面对的仍然是同样的问题。镇压并没有解决任何的问题:所以,现在已经是采取另一种解决方案的时候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