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4/2006, 00.00
梵蒂冈 - 德国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司铎是耶稣的“仆人”和“声音”,旨在将天主带到人们生活的“

作者 Franco Pisano
教宗接见弗赖幸神职人员,结束了对故乡德国巴伐利亚州的牧灵访问。此行,教宗重返年轻时代曾经生活的地方,旨在向西方重申“基督信仰问题”

弗赖幸(亚洲新闻)—今天,在对故乡德国巴伐利亚州进行牧灵访问的最后一天里,教宗本笃十六世重新回到了年轻时代生活的弗赖幸,接见了那里的神职人员,向他们讲述耶稣的“仆人”和“声音”——司铎的圣召、生活和传教。借此机会,教宗再次向德国,向整个西方提出了基督信仰问题。教宗于星期六刚刚抵达巴伐利亚州时就明确表示,此行旨在激励“新一代忠实于战胜了历史上的各种危机的精神遗产”。今天,教宗在告别仪式的讲话中指出,“我来到德国是向我的同胞们重申福音的永恒真理的;激励信众们追随基督”。“我坚信,在基督内、在他的圣言内,不仅是实现了永生幸福的道路,还是为了在世间就建设一个能够配得上人类的未来”。

       连日来,在对往日的深情追忆、在同胞们的盛情款待中,教宗多次围绕“天主的中心性”、探索“天主的圣容”为主题作出了阐述。教宗甚至提醒他的德国教会,指出,德国教会在支持非洲和亚洲大陆的社会活动时历来非常慷慨。但是,对福传计划却不甚积极。教宗继续指出,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工具的第一世界的人,对天主“装聋作哑”。几天前,教宗在弥撒圣祭讲道中强调:“早在启蒙运动时代,至少部分科学热衷于寻找使天主失去意义的关于世界的答案。由此,使天主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毫无用途。但是,每每似乎即将接近成功时,便会再次出现显而易见地结果,显示出那是错误的!凡是没有考虑天主的关于人类的结论,是错误的;凡是没有天主的关于世界、浩瀚的宇宙的结论都是错误的。”因为,天主是“创造的理性”。为此,绝对超出人类的理性。在当年曾经执教的雷根斯堡大学同科学界人士见面时,教宗为他们上了精彩的一课。指出,基督信仰和理性有着必要的和谐。将理性缩减为纯粹的自然科学或者积极主义,将无法回答人类最基本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一条没有出路的死路,即引向了对人类生命和人类本身的暴力。凡是拒绝理性的宗教,如伊斯兰,也会产生相同的结果。“天主是绝对超性的。天主的意愿,不受任何我们的标准的制约,即便是合理的也不会限制天主的意愿”。

       此行,教宗旨在敦促人们始终将“天主放在中心”。为此,结束此行之际,教宗又再次告诫人们用耶稣的教导作为生活的目标。教宗深情回忆起弗赖幸主教座堂与“我迈向圣召的岁月和曾经在这里履行铎职的岁月”之间的关系。今天,教宗指出,“司铎的生活、圣召的本性和司铎的职务,全部在耶稣为我们启示的前景中”,“奠定在坚信天父——‘庄稼的主人(玛9,38)’的力量的基础上”。“这种对耶稣的信心,是我们充满希望的理由”。

       为了进一步阐述司铎的使命,教宗本笃十六世特别提到了圣奥斯定的两个定义——“基督的仆人”、“基督的声音”。并逐一讲解到,“仆人一词的意思表达了一种关系的概念:仆人与主人的关系。而司铎是‘基督的仆人’的含义强调了他与基督密不可分的关系,他的每一根纤维,都基督联系在一起。但这丝毫没有剥夺他在团体中的任何意义,而是构成他的基础:恰恰因为‘基督的仆人’,他是‘以众仆之仆基督的名义的’”。

       “圣奥斯定对司铎职务的另一个定义是‘基督的声音’。他引用了洗者弱翰的形象来反思这一主题。耶稣的先锋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简单的受派遣来宣讲圣言基督的‘声音’”。

       “由此,充分体现了司铎圣序的伟大与谦逊。正如洗者若翰一样,司铎和执事就是圣言的先锋和仆人。置身中心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基督。司铎们用自己的毕生来做‘声音’。恰恰由此,产生了每一名有责任的牧人所提出问题的答案,特别是目前司铎越来越缺乏的情况下。那么,又该怎样在有时甚至消耗精力的活动主义中维护内在的合一呢?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是与基督的密切共融,而滋养这共融的,则满全天主的意愿(援引若4,34)”。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