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06, 00.00
玫瑰经与传教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家庭颂念玫瑰经促进圣召蓬勃发展

作者 Pietro Song Zhichun
响应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号召,普世教会在十月善度玫瑰经月和传教月。为此,我们于今天在此发表中国地下教会神职人员的见证。他的圣召,可以说完全是得益于在家庭中颂念玫瑰经。尽管处在教难时期,玫瑰经给了中国教友们无穷无尽的信德的力量

十月一日主日,教宗本笃十六世邀请家庭和团体共同颂念玫瑰经支持教会的传教事业、支持世界和平。按照传统,十月是奉献给玫瑰经圣母(十月七日为玫瑰经圣母瞻礼)和传教事业的。我们邀请亚洲大陆的传教士、司铎和平信徒们为我们提供他们祈祷和颂念玫瑰经的信仰见证,介绍玫瑰经是如何在他们的生活及传教使命中发挥作用的。今天,我们就将中国大陆地下教会一位司铎的圣召见证作为开篇之作*

 

华北(亚洲新闻)—尽管遭受着教难,但是,我们省的教会仍然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天主教友的人数从一九四九年的五万人,增加到了今天的十万人。许多新教友,都是一九八O年以后教育培养的中国年轻司铎们积极开展使徒工作的成果。近年来,我们省的教友人数至少翻了一番。

       一九八六年时,我们全省才有八位司铎。得益于我们主教的不懈努力和勇气,到了今年二OO六年,我们省已经有了八十位司铎,平均年龄为三十四岁;大约六十名修女。此外,十五名修生正在地下教会的修院里接受教育。

       我们省又是如何传播信仰的呢?我们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家庭福传。尽管我们面临着各种挑战,但是,信仰迄今仍然在公教家庭中不屈不挠地承传着。我自己的信仰就是在家庭中孕育、成长起来的。一九七三年文革(1966-1976)期间,我出生在一个工业城市。出生仅几天后,一位忠实的教友给我在家中秘密傅了洗。这位教友,就是我的代父。时至今日,他仍然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或者自己的利益。每当我想起自己的信仰道路,便情不自禁地感谢上主赐予了我这位老人,将信仰传给了我。

       同时,我的信仰也深受祖父母和家庭教育的影响。除传统的春节外,我的家庭非常重视圣诞节。我们中国天主教徒生活在否定、压制和嘲弄宗教的无神论氛围中。尽管我们受到了无神论和共产主义教育,但是,祖父母和家人的见证使我的信仰日益成熟起来。我还记得,甚至在文革期间,我们全家人也会聚集在一起,把门窗关起来偷偷地颂念玫瑰经、晚课。十多年来,我们就这样在没有弥撒圣祭、没有神职人员的情况下,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圣诞瞻礼。

       因为信仰,我的家人始终受到了压制、并面临着许多危险。没有司铎、没有弥撒圣祭,我的祖父母就经常给我讲述他们故乡的公教信仰生活的美好。但是,我们年轻人却没有切实的体会。他们的话一直是一种憧憬,而我们的希望却很混沌。当我听到祖父母讲起伯多禄的继承人、罗马城、殉道的先辈们、中国大陆的教难时,我逐渐感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变化。当时,我还没有领会到圣召。但是,自己强烈渴望做一名殉道者、到罗马去朝圣、同教宗见面!我儿时的梦想,终于化为现实了!

       我祖父的思想强烈地吸引着我。他曾经从外籍传教士那里接受了良好的公教教育,这对他的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影响。我的家人经常在一起共同分享天主在各种情况下赐予我们的恩宠,并逐渐成为我们固定的习惯,特别是在公教瞻礼或者中国春节的时候。老老少少,大家都把自己获得的恩典讲出来分享,一起祈祷、为了我们的未来而祈求上主的帮助!感谢这一言传身教的教育,我学会了祈祷和默想天主的临在、我成为了一名司铎。

 

*:宋神父的见证全文,刊登在二OO六年十月号亚洲新闻月刊上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生命、死亡、虚无、复活
10/11/2019 13:24
伊朗:人口增长,婚姻破裂,离婚率令人震惊
09/11/2019 08:00
玛琅,一天内有七名神父被祝圣
04/11/2019 16:47
教宗:今天的墓窟中也有基督徒
02/11/2019 18:19
旁遮普邦,警方免除了基督教环卫工人的亵渎罪名
28/10/2019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