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9/2007, 00.00
伊斯兰
發送給朋友

多元文化主义和伊斯兰:穆斯林在欧洲,不是在孤岛上,需要整合

作者 Samir Khalil Samir sj
多元文化主义助推基要主义者的暴力。政界应该注意使穆斯林整合。丹麦的好例子。只有一个强烈个性的欧洲才可能帮助穆斯林战胜狂热。系列4。
贝鲁特【亚洲新闻】-多元文化主义的错误是封闭自己的文化在一个孤岛上。因此就穆斯林来说,这使他们很难整合自己在当地的社会环境中,或者与所在的国家相适应,从而保护了极端主义。
认同国家的身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论是新来到的穆斯林,还是在欧洲已经生活了很久的。他们需要为做为意大利人或者英国人感到自豪。如果他们生活在意大利,整合于意大利,就应该有能力说我是意大利人,而决不是仅仅拥有护照或者他们的脚踏在意大利的土地上就足够了。
因此,不久前发生在米兰的事件是可怕的,一个阿拉伯人父母们(埃及人)的小组将他们的孩子从公共学校扯出,而专门开了一个阿拉伯学校:意大利知识分子和政界人物夸大这个选择是为了不丢失根基,并且用阿拉伯语上课。这不是特权,不是他们的,也不是国家的。这是家庭的责任,或者某些文化团体。
政治家的任务应该是帮助他们整合,帮助他们寻找工作,保证他们有尊严而便宜的居住环境,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乐意适应意大利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如果一个年轻人感到自己没有用,就会失去信心,感觉不到价值,再没有工作,那么就会龟缩在宗教内,开始将宗教政治化,反抗使他们感受到痛苦的社会环境。要接受这个事实-你的身份就是你生活的这个国家(不是宗教),接受教育是非常必要的,同时还要考虑如何来教育。因此,我们需要说的正确的话不是多元主义,而是整合。
 
丹麦:整合反对基要主义
 
在丹麦卡兰约瑟夫森Karen Jespersen和拉尔夫皮特科Ralf Pittelkow写了一本书,并且很快成为畅销书。这两位作者都是社会民主党的显要成员:约瑟夫森曾经是内政部长,皮特科是总理顾问,在2001年左派垮台之前。
两人都是多元文化主义的积极支持人。在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后,他们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写了一本书,题名丹麦文是Islamister og Naivister,可以翻译成伊斯兰主义和天真主义
作者特别指出一种威胁:基要主义分子正在越来越多的控制欧洲大陆的年轻人。他们试图干涉人们的生活,指示人们一系列的行为规范:如何穿着,如何吃饭,如何面对问题,等等,以便区别于其他人。他们威胁人们,如果不这么做,就有危险像盐消逝在水里一样失踪。
对于这种伊斯兰基要主义的增长,作者指责西方助长了这种文化孤岛的状态,利用多元文化主义的借口和观念。不论是丹麦,还是欧洲其它地方,都应该注意整合生活在自己团体内的伊斯兰皮特科指出。
伊斯兰教有一个专制的观念,非常危险…如果一个女人不戴伊斯兰面纱,伊斯兰主义者就准备好了采用一切压力甚至暴力直到强迫她戴上面纱。这种方式,使他们不计任何代价执行伊斯兰的原则,曾经是共产主义者的独裁方式
这本书在丹麦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一个侯选人福科拉斯姆森Fogh Rasmussen说,如果你们来的话,欢迎你们,那么请整合你们自己在这个社会中,对这个社会做出你们的贡献。但是如果你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盘剥这里,接受救济,那么你们将是不受欢迎的。如果移民共同建设发展他们所来到的国家,他们将会受到像国民一样的待遇,像所有的丹麦人一样拥有同样的权利。相反……。他的建议得到了完全的赞同。这个谈话就是:我们不能接受那些来到这里只是为了生活得到保障、有失业救济、有完备的医疗保健系统等等这类的人。我们需要谈论整合。
这本书谴责性很强,如它的副标题。对于理解机械整合主义很有帮助。如果意大利的伊斯兰第二代移民从此吸取一些教训应该是很有益处的。议员纳斯卡德Naser Khader,原籍叙利亚人,伊斯兰民主党首领,说这本书应该让人反省。伊斯兰主义的威胁是存在的,缩小不谈它是可笑的
在书中,作者还谈到了漫画事件,以及丹麦政府向沙特阿拉伯的道歉。他们说不能再对反言论自由让步了;我们也应该有权利批评伊斯兰。或许还应该加上:包括犹太人和以色列国。漫画事件既使对于一些伊斯兰人也成了一个催人警醒的事。一位穆斯林作家说我不想为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伊斯兰辩护。当一个宗教内有一部分倾向于暴力和基要主义时,我们应该批评
 
可兰经和宪法
 
最近在丹麦诞生了一个新党派,SIAD(停止在丹麦伊斯兰化)党。他们要求可兰经取消反对丹麦宪法的部分。建议:谁引用与丹麦宪法冲突的可兰经章节应该受到惩罚,因为宪法高于其它所有法律。他们引用丹麦宪法第67-69条,说我们给予宗教活动自由,但是要在丹麦法律的规定内执行,不可以打扰公共社会秩序
这一切都是非常明显的信息,人们开始反省可能在欧洲国家宪法与可兰经的某些法律之间存在分歧。
在丹麦,对于这种话题有两派观点,一是左派,或者称为善人。他们希望尊重其它文化,说我们的文化不是绝对的,建议我们应该宽容,应该给他们时间直到穆斯林有能力迈开这一步;那些对于没有能力整合自己的人不宽容的人,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生活好了。
面对伊斯兰的社会问题,移民和整合的政治已经非常迫切,也就是说:移民根据种族聚集在一个区域内,孤立生活在社会权利之外,继续性别歧视和特殊的生育问题,无视丹麦法律,清真寺负责人基要主义分子的滥用权利,伊斯兰急进行动主义团体,失业问题等等。但是关于移民问题的谈话涉及到所有的政治人物,不论左派还是右派,这是建立移民政治的首要障碍。
 
年轻的穆斯林网上青年寻找自由
 
我们西方人没有注意到肯定我们自己的身份同时也是帮助穆斯林勇敢地表白自己,开始一个伊斯兰的改革,抵制狂热和基要主义。在埃及,索里曼Abdelkareem Nabil Soliman的事情是个教训,这个亚力山大的年轻人以另外一个名字出名:Karim Abdul卡立姆阿步杜尔,是Al Azhar大学法律系的学生。出生在一个穆斯林家庭,开始为妇女辩护,认为埃及的妇女和所有伊斯兰世界的妇女没有得到保护。给一些网友写信。结果他被判了4年监狱,罪名是冒犯伊斯兰。判刑在开庭仅仅半小时内就决定了。看来一切都是准备好的。
 
然而埃及是一个已经改进了的伊斯兰国家。可是在这里宗教仍然是不可触动的。不过,这却为伊斯兰制造了一种被拒绝的潮流,产生敌对宗教的一代人。无数的年轻人开始面对其它文化,与其它文化对话-blogger讲英文-寻找一种更加平衡的方式生活出自己的宗教信仰,而不是将其作为生活的唯一目的。这种趋势仍然在增长,而且恰恰是基要主义在增长的时候。
 
欧洲与穆斯林团结合作反对完整主义
 
作为结语,我们在欧洲肯定欧洲的身份,以及穆斯林反对伊斯兰狂热的斗争,是反对所有形式的基要主义和宗教极端派
的一场共同的战役。事实上,这种基要主义首先冲撞的不是国家的力量,而是文化和接纳。伊斯兰基要主义的计划的成功只是在那些身份个性脆弱的地方,不论是欧洲,还是阿拉伯国家。
 
欧洲不论是为了忠诚于自己的法律,还是传统,都需要坚持对多元文化主义不让步。同时,欧洲也需要推出一个人道主义的计划,包括宗教领域。但是如果欧洲推出的是一个无神论的计划,西方物质主义,这将会促使伊斯兰完整主义更加强化。基要主义和完整主义都是促生恐怖主义的温床。为了应对这一切,需要努力的不是战争,而是社会规划。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