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3/2019, 01.50
黎巴嫩-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黎巴嫩为国家统一的守护者,斯菲尔枢机的去世而哭泣

作者 Fady Noun

大黎巴嫩国成立时,他是所有主要活动的见证人,这些活动也为近代历史而定格。宗主教拉伊:「国家失去一位元老。国家统一和独立是他一辈子的操劳。他知道如何击退叙利亚方面的恐吓与威胁」。

 

贝鲁特(亚洲新闻)- 纳斯尔阿拉·斯菲尔枢机(Nasrallah Boutros Sfeir),圣马龙的第76位传人,马龙尼礼教会发起人,在离他99岁大寿前几天,因肺部感染而于5月12日去世。红衣主教生于1920年5月15日。他的遗体将会于5月16日,被安葬在主教教堂内。整个国家将处于哀悼状态,所有的公共部门职员也将于那天休假。

生于大黎巴嫩成立的年代,经历过一战,宗主教是该国所有重要事件的见证人, 1920年的国际化, 1943年的独立、1948年的以色列国成立和一系列巴勒斯坦居民的流放, 2005年的叙利亚战争,自2000年以色列退军以后。此外,15年该国的内战( 1975至1990),带有严重后果的和平侵略,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后大量难名的入境。

他于1986-2011年担任宗主教一职,由于梵蒂冈的压力和年龄问题,他将位置传给了一位年轻人,拉伊宗主教。也是后者在周日弥撒讲道时,宣布了这则消息,他还称黎巴嫩为此失去了一名元老。这名元老充满仁慈,能力,对抗反对势力的碉堡,以及所有试图破坏黎巴嫩伊斯兰和基督教共融的人。

事实上,斯菲尔主教大部分时间在主教府度过。他出生于雷依佛恩(Reyfoun),是家中六个孩子中惟一一个男孩。他进入修院时,也是违背了父母的意愿。他在1959年成为神父。一直以他的聪明才智著称,他在1956年进入主教府秘书处工作。1962年成为主教。也是因为这个契机,她才有机会观察黎巴嫩内战,以及若望保禄二世为黎巴嫩和平所作的努力。

作为黎巴嫩的公众人物,除了他日常所做的一些事物以外,斯菲尔枢机还为开国带来了特殊时刻:1997年若望保禄二世的访问和2005年叙利亚的撤军。这一撤军事件也是2005年3月14日在和平的气氛中举行,这也距离该国总理遇难正好一个月。所有的一切荣耀,他都归于教会,因为他从来不去考虑担任任何政治角色:包括黎巴嫩人民统一和该国的自由独立。

也正是因为他对于黎巴嫩人民的统一所作的努力,使得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决定在1995年成立黎巴嫩特殊主教会议。

若望保罗二世在1989年写给教会所有主教的一封信当中指出,黎巴嫩将创造历史,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更是自由的讯息和东西多元化的榜样。

教宗的这一席话,也给当时的斯菲尔指点迷津,尤其是在一些关键时刻,如1989年的终战协议。这一协议是他亲自与该国的议会主席协商而来,这一点有现任的拉伊宗主教证实。但这一协议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不少麻烦,以至于反对派冲进他的家中,对他实行暴力。

关于黎巴嫩人民的统一,这一点不代表所有的事情都要单一化,或者去除个别团体,至于他的独立是齐头并进的。事实上,枢机主教从来没有想过要操控政坛,哪怕是叙利亚对黎巴嫩所做的一切,他也是尽量将事情以大化小。

1986年3月,在斯菲尔当选宗主教的前一个月,圣座提出了和解的办法。当派遣斯尔维斯特里尼(Silvestrini)枢机前去的时候,却发现要面对该国伊斯兰和基督徒问题。

当时,如果要谈及基督教的重要人员或穆斯林的政治人物,需要事先得到叙利亚安全局方面的同意,如果得到同意,最后还是需要总结汇报。对于这一点,宗主教和他的主教会议希望有所改进。确实,2000年叙利亚从黎巴嫩退军,并签署协议。

如果要在这简短的讯息中讲述所有的故事,几乎是不可能。总而言之,宗主教打破了叙利亚格局,包括卷在案中的以色列人,决定于2000年5月24日撤离。这是一场叙利亚蓄谋已久的战事。

叙利亚人仅仅在2005年,谋杀了当时的总理后,才撤离黎巴嫩,此后更有3月14日的革命爆发。

尽管流血和牺牲无数,但黎巴嫩总算统一了。3月14日,这一天,对于该国人民也是可喜可贺的一天,当然斯菲尔枢机也不例外。1997年,若望保禄二世走访黎巴嫩,并藉此机会向黎巴嫩人民呈送其劝谕,这对宗主教来说,是无比的荣幸和欣慰。宗主教的所有荣耀时刻,也是与该国的统一息息相关。

认识斯菲尔的人都说,他为人简单,做事低调。明日3月14号,是叙利亚从黎巴嫩撤军的纪念日,宗主教认为,这个国家的命运是天意,相同的,这个国家人民的命运是天意。对于亲密的人,荣修宗主教经常提起若望二十三世因梵二大会而失眠时重复的一句话:「睡吧天使,睡吧,因为天意存在人间」。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