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9, 19.25
印度
發送給朋友

马查多主教:期望教宗日本和泰国之行促进亚洲教会本地化

作者 Felix Machado*

曼谷之后,教宗将到访日本天主教最重要的地方。瓦赛总主教阐述印度教会和日本教会相似之处。两国都受到圣方济各沙勿略(Francis Xavier)的传扬福音影响。在泰国和日本,天主教徒的人数微小,但是教会通过其服务而存在。

瓦赛(亚洲新闻)–教宗方济各对日本和泰国的使徒访问,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重申亚洲教会的重要性,印度的瓦赛总教区(马哈拉施特拉邦)费利克斯·马查多总主教(Felix Machado)写道:「仍然被认为是外来宗教,因此与本地无关。」

总主教曾是宗座宗教交谈委员会副秘书,以及亚洲主教团协会的合一与宗间交谈办公室主席。

总主教在本文强调日本和印度之间共通之处,指出两国由圣方济各沙勿略在当地开展传教工作。教宗也会提及核武器的危险,并希望教宗对此事持明确立场。以下是他文章的译本:

日本和印度的基督信仰有着密切的联系。我特别指的是基督信仰第二次(十六世纪)到达印度,当中果阿、孟买和瓦赛都是承接这份信仰的后人。先驱者圣方济各沙勿略,是第一位派驻印度的教宗使节(宗座大使)。他在瓦赛登岸,并在这里建立教堂(今天仍在使用中);还建立了一所学院(其废墟仍然存在)。之后,他去了果阿传扬福音;经过马六甲(马来西亚),到日本的秋山(京都、长崎)宣讲福音。他在那里传播福音,再前往中国上川岛准备进入大陆,但在岛上逝世。

就基督信仰而言,日本和印度之间还有另一种联系,即长崎山上受迫害的26位殉道者之一,即圣戈纳萨洛·加西亚(Gonasalo Garcia),他来自瓦赛(他的母亲来自瓦赛地区的加那利)。

日本神道教(被认为具有日本文化,压倒了日本的其他宗教。但是,日本有50%的人信奉佛教,而佛陀来自印度。佛教经中国传入韩国,再进入日本。日本佛教与日本的基督徒有着不解之缘,即使今天,日本仍然深受神道教的影响,神道教曾是迫害基督徒的天皇的宗教,人们为促进宗教间对话进行了许多零星的努力,但教会仍然充满着强烈的迫害记忆。结果,教会在日本社会的重要地位上没有取得多大进展,虽然有影响,但基督徒的人数微小(约40万基督徒),教会拥有高等教育机构、零星的皈依,但社会整个日本似乎对耶稣的福音不感兴趣。

我到过日本数次,在神道教、佛教徒和天主教徒中广为人知。我的旅程是去九州岛岛岛岛岛岛(长崎地区)。它不仅是长崎的26名殉道者,而且在整个九州岛岛岛岛岛岛(包括京都)地区还有更多殉道者。当地仍然有活跃的熔岩(地下热液源),那些不放弃基督信仰的人被扔进这些炽热、燃烧的熔岩中。武士的故事众所周知,远藤(Endo)信徒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他描写了日本在基督人信仰的挑战(远藤仍然是一位伟大的文学人物,但他也是一位基督徒,他描述了在日本成为基督徒的意义。他认为,当一个日本人成为基督徒时,就会因为忠于基督信仰和忠于日本神道教文化,而形成人格分裂。日本的主教们经常把这个问题呈交罗马解决,但是教廷却置若妄闻,因为罗马没有人懂得日本文化(泛指亚洲文化),结果一切依旧。我希望教宗方济各能在这方面,多倾听日本基督徒。

由于日本是人类遭受核武器灾难的活生生的例证,教宗会藉此访问的机会,就核武器发表明确而有力的声明。对于亚洲而言,教宗在本地化方面聆听非常重要(教会庄严地讨论此问题,但我们仍在摸索中)。中国著名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的封圣卜过程,势将亚洲教会带来根本性的改变。直到今天,教会在亚洲仍被视为外来的宗教,因此与亚洲生活无关(高效能的教育、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除外)。

泰国也是教宗的另一个挑战。 绝大多数佛教国家,其上座部(保守派)非常强大,相比之下,基督宗教微不足道。 同样的文化问题也触及泰国。 基督徒的人数再次是0.4%。

教宗想在亚洲(日本)传教,他将以教宗的身份前去探访。 传教士是教会的伟大改变者。 本身是传教士的教宗方济各,是否想到亚洲? 听取亚洲人的意见? 鼓励亚洲教会度自己的现实生活,而又不放弃从宗徒传下来的信仰?

*印度瓦赛总主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卡拉拉邦:最高法院禁止在酒吧售卖酒精饮品
31/12/2015
孟买是外派经理人薪酬最高的城市
26/02/2018 17:16
教会为马拉威难民送去安慰关怀
17/07/2017 14:17
圣德勒撒修女传教士们的蓝白沙丽正式注册独家享有版权
10/07/2017 19:39
宪法法院裁定朴槿惠立即下台
10/03/2017 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