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2016, 17.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要求习近平辞职的中国记者失踪

准备乘机前往香港的新闻记者贾葭失踪,没有人知道他人在哪里。两星期前,他发表了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指责他独揽大权。共产党世界的封杀日益严重:新华社前评论员抱怨“太多的话题”禁止涉及、中共包揽了“太多的”权利,俨然是“公众舆论的仲裁”

北京(亚洲新闻)—两星期前在半官方网站上发表了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后,中国大陆新闻记者贾葭失踪。他原计划于三月十五日乘机飞往香港,但据悉在机场路上失踪。他的妻子表示至今都没有他的消息,最后一次与他通话是在当晚八点左右,贾葭告诉妻子说“准备登机了”。等候接机的香港友人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贾葭的律师燕薪向英国广播公司表示,“我们没有任何他的消息、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被从机场带走的可能性极大。他的家人没有收到任何正式通知,告知他在哪里或者目前状况”。在相关的飞机航班上或者香港海关过境处找到他踪迹的努力是徒劳的。失踪前,他曾对一个朋友说担心公开信发表后会“引起反应”。

            三月四日率先发表在大陆网络媒体《无界新闻》主页上的一封公开信,题目是《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署名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信中要求习近平辞职、指责他包揽了太多的权利,搞“个人崇拜”、在外交和经济等诸多领域失败。贾葭的一名同事表示,凡是参与公开信的人目前都在“接受调查”。

        贾葭的失踪再次将中共对媒体的封杀问题推上风头浪尖。中央政府似乎有意要让各种批评立场失声,以至于让香港书商“失踪”。此外,驱逐外籍记者数量也增加了、“报复”不怕封杀的记者。著名持不同政见者魏京生认为,中国正在掀起一场让人忘记领导人失败的“毛泽东式复兴”。

            就连一度是中国官媒新华社笔杆子的周方也揭露了政府对媒体增加压力。他致函两会公开信指出,“由于媒体管理部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以权谋私,宪法形同虚设,‘以宪治国’、‘依法治国’等中央政策与最高原则无法落实,政令不畅,‘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像日益严重。公开信还指出,中共十八大以来,在网管部门的粗暴统治下,网络舆论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一时间,我国广大人民特别是网民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中。许多人对中央产生了怀疑,担心文革重来”。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询问是否害怕遭到打击报复回答说,“我肯定你们可以想象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事”。

            全国人大闭幕前致函官媒的一份机密文件中证实了国内遍地监控的局面。事实上,中宣部要求记者集中报道习近平主席、禁止涉及“二十一个敏感话题”。其中包括污染、人大的安全措施、国防预算、私人财产、代表和官员的财产。

            所有涉及腐败、台湾、北朝鲜的文章,都要按照新华社的简报报道。负面的消息报道“将受到严格的控制”。禁止有关股市、政府资产和房地产市场的评论或者专题报道;禁止提及多名人大代表的外籍护照问题。上述禁令似乎是公开信之后,也因此上演了近几十年来监控最严格的一届人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我女儿的出生是一个奇迹,她将成为一名修女
15/11/2019 17:21
东京,明仁天皇举行退位仪式
30/04/2019 13:23
耶路撒冷新任宗主教:以团体和归属感来克服圣地的挑战
26/10/2020 15:01
喀拉拉邦,主教和老师为保护被国家惩罚的学校绝食抗议
21/10/2020 15:21
作为退休人员,阿皮拉特将军进入修道院(仅一个月)
08/10/2020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