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5/2020, 10.57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莫斯科,胜利教堂低调祝圣;拒绝归还天主教教堂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内有斯大林镶嵌画和普京壁画的教堂几乎是被偷偷祝圣。普京也未出席。曾被布尔什维克占领的基洛夫教堂改建为兽医诊所,现为演凑厅。

莫斯科(亚洲新闻)-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俄罗斯,莫斯科基里尔(Gundjaev)宗主教在莫斯科《爱国者》公园为胜利主教座堂祝圣。原定于6月22日举行此次仪式,但也许基里尔希望借此错开24号的阅兵式。普京缺席此次的祝圣仪式被视为与宗教高层保持距离的一种方式。隔离期间,主教、隐修士及神父曾遭到政治领导层和大部分民众的批评,因为他们在应对大流行的过程中行为不均。

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式将只在莫斯科举行,普京总统对此非常重视:市长和省长担心疫情继续扩散,并造成更多死亡病例,每日新增病例8-9千例。莫斯科市长谢尔盖·索布亚宁(Sergei Sobjanin)劝告首都市民不要参加阅兵式。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东正教神职人员相继死亡。俄罗斯南部库尔斯克地区的神父亚历山德拉·马斯塔诺夫(Aleksandr Maskanov)(图2)因新冠病逝。前几周,教区也有其他人病逝。享年52岁的亚历山大(Aleksandr)神父是Maloe Soldatskoe村殉道者圣乔治教堂的本堂神父,正如教区文告所写的那样,「他曾是一位热心的神父,他热爱自己的堂区信友,受到了所有人的爱戴与尊敬」。几天前,来自库尔斯克市圣母记号修道院的韦尼阿明主教也病逝了,享年54岁,他曾是兹列兹诺戈尔斯克主,也曾在莫斯科宗主教府的跨宗派对话中担任重要角色。

改建为演凑厅的教堂

明确拒绝了天主教徒提出归还基洛夫市教堂基洛夫市的要求(俄罗斯东北部)。多年来,基洛夫天主教徒一直要求归还亚历山及耶稣圣心教堂(图3),这是伏加特卡地区最重要的历史悠久的天主教教堂之一。仲裁法院在最终裁决中拒绝将归还给信徒,并将其判给当地乐团,它自苏联时期便在使用。人权律师和活动家扬·切博塔列夫(Jan Chebotarev)代表天主教团体关注此案,他说:「很遗憾,奇迹并未发生」。尚未公开拒绝的原因。

风格颇为简约的教堂建于1903年,是在基洛夫天主教徒经过多次努力修建的,并被奉献于几年前去世的沙皇亚历山大三世,是他为信友争取了施工许可。该建筑被视为省级「俄罗斯人民文化遗产」。当地的天主教徒多位波兰裔,但也有其他于19世纪末被驱逐出境的民族,一战期间,他们逃至基洛夫避难。教堂于1933年关闭,后改建为兽医诊所。1937年,东方礼天主教主教,真福列昂尼德·费多罗夫(Leonid Fedorov)被关集中营多年后,在基洛夫去世。该教堂的最后一位神父Franzisk Budris也于1938年被枪杀。

因此,当地团体将被迫继续在某个地方举行弥撒,也许会像以前一样,在圣诞节和复活节期间获准使用教堂,但这一切都毫无保障,因为每次都必须得到乐团领导人的允许。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俄罗斯为胜利日大游行做准备;反对新冠的修道院院长被停职
29/05/2020 13:04
胜利日阅兵、全球疫情与疫苗
24/06/2020 11:21
莫斯科,斯大林和普京的肖像从胜利教堂中消失,但还有其他许多
16/05/2020 08:35
印度教会:祝贺莫迪,让我们共同努力
27/05/2019 12:21
主教和神父不幸去世。基里尔宗主教要求服从防疫措施
29/04/2020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