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2020, 11.59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续签《中梵协议》和同性恋者的民事结合

作者 Shan Ren Shen Fu (山人神父)

这是我社收到的首篇关于续签协议的评论。民事结合的模棱两可,对协议的希望与前者之间的相似之处。作者是一位神父-博客主,官方教会成员。

北京(亚洲新闻)- 以下是中梵决定延期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以来,首篇来自中国的评论。尽管梵蒂冈其他多方均对协议发表了评论,但中国教会一直保持沉默,许多人称,这是一种“尴尬而痛苦的沉默”。这篇文章的作者为山人神父,他将续签协议与同性恋者的民事结合问题做比较,该话题在电影“方济各“在罗马上映后引起争议。

 

昨天一直在等续签协议的消息公布,可是一大清早莫名其妙在朋友圈蹦出许多同性恋话题,仔细一看,原来原由是一部有关方济各教宗的纪录片在今天上线了。纪录片里有段采访,教宗表示有必要采用“民事结合”的方式,才不致于让同性恋者处境常在“家庭”之外。我直接读不了原文,消息源只能由中文文本获取,或者找懂得外文的翻译转述。已在网上看了不少争论和论述。总体而言,我们依然无法准确判断到底是不是媒体对教宗的话在断章取义,或真是制作人在炮制?虽然目前断章取义仍是最善意的词汇。

正像中梵间秘密协议一样,虽然试验两年并没什么明显成果,梵蒂冈也承认过没有什么成果,但是为了能够续签所有的解释释义不约而同都朝向总有积极的价值和常抱着美好的希望,仿佛梵开放中国就必须不断开放一样。其实这已经进入了信仰范畴,毕竟信德总是未见之事的保障!

教宗方济各鼓励承认同性婚姻的“民事结合”的提法,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绝对是抱着伟大爱心及慈悲善意的,就像在协议结束面对毫无成果的局面不得不再说出些好听话好再看两年一样,这还不忘记声明协议不是为政治外交,只是为教会事务——主教任命。(其实网传上两年协议也不是一点成果没有,基本已定平凉和武汉的主教人选。看来有方式梵已能点头同意!)

有没有发现,主教任命在中国当下竟弄得像方济各教宗口中说的要为同性婚姻接受“民事结合”一样。

因为普世教会的认识都顺顺当当,只在中国已经协议了两年,没谈下来,现在又续两年,预计这两年如果能谈下来,那将是接受了不同于普世的“主教任命”。这有点像家庭,但仍是有别于真正家庭的“民事结合”。因为,教会对家庭的概念是: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及他们的孩子!教会的传统训导是:“真正的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也只有一男一女的教友婚姻才是圣事,其他都不是。”(某神学教授语)

梵目前一直强调和中国协议不涉及政治,只关乎教会事务。这仿佛是说:我们在政治面前没谈政治,我们谈的只是内政。话说回来,既然谈的不是政治,只是教会事务,那协议内容已经秘密了两年,现在接下来的两年还得继续秘密?梵亲自承认过,不是他们有意要求保密,要求保密的是中方。接下来两年协议继续秘密,仍听从中方的意见,表示尊重,只为解决教会内部主教的任命问题!

在这里希望有人能同样说我只是断章取义,不过不得不声明下,假使我的理解真是断章取义,那也请相信,我是最最善意的!

有人会问,在中梵协议这事上到底要在乎什么?中国教会正常化了,与普世教会能共融了,难道不好么?如果真是那当然好了,巴不得能自由正常,因为这是许多人一直怀着的美好希望。只不过,像这死结,教会需要先对“家庭”与“婚姻”概念的外延开放,教宗支持“民意结合”这声音才不会“惊爆十月”。

但显然教会对婚姻家庭的概念没有改变,所以,当有些被说成不良媒体打出方济各表示“同性恋者有权利组织家庭”时,才会石破天惊。难怪有教友质疑我:“你是谁?这话出自教宗之口,(难道)是不妥的?”

写到这儿,需要澄清下,我不是在质疑协议,因为教宗说:“签字的是我,我负责!”所以,谁都没有再质疑的理由。只不过,正像昨天起的风波,“民事合法”成了中国主教任命的前奏。果真成这样,那从前在获得教宗支持后有人感动哭就对了。

无独有偶,昨天有位中国学生看到“教宗支持“后在群里发言:(感动)哭了,主动出柜,感谢天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