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2020, 16.32
格鲁吉亚
發送給朋友

第比利斯,政治选举:在莫斯科和布鲁塞尔之间对国家未来的挑战

在经济危机和大流行之间,高加索小国即将举行大选。分析家和专家认为,这个介于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国家未来待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从流亡中重返舞台,反对派艰难地寻求统一。民调显示,目前的大党仍稳操胜券。

第比利斯(亚洲新闻/通讯社)- 格鲁吉亚是高加索地区一个有着370万人口的小国,明天(10月31日),该国人民将举行政治选举,在经济危机和新冠大流行的冲击下,选举结果仍不确定。国际分析人士和观察人士正在仔细观察投票结果,以了解该国将朝欧洲或俄罗斯发展。近年来,现任政府发挥了双面游戏,在为莫斯科谋利益的同时展示了西方的政策。

前任总统、反对党统一民族运动(Mnu)流亡领导人萨卡什维利(Mikhaïl Saakashvili)认为,对于那些挥舞着红白国旗的人来说,这几个小时是最后的机会。他们聚集在首都中央广场(列宁雕像曾矗立于此),试图推动政府和大党格鲁吉亚梦想,该党由亿万富翁毕齐纳·伊万尼什维利(Boris “Bidzina" Ivanishvili)领导,他于2012年开始担任总理。

近几周,主要的民调显示执政党将获胜,这要归功于Covid-19大流行放空得当。然而,新增病例在今秋突然激增(累计确诊病例3.5万例,累计死亡273人),经济危机加剧了原来就普遍存在的腐败、布鲁塞尔和华盛顿的敌对情绪,选举仍不确定

政治分析人士吉亚·诺迪亚(Gia Nodia)认为,执政党“控制着权力和正义”,将利用这一优势地位“打击反对派”。他补充说,可能的失败将是该国的“第一次”。经过多年的争吵和分裂,有反对党(首次)希望形成一个统一阵营。

公民纷纷批评并指控政府未能兑现许多诺言,其中包括增加工资和养恤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示威者表示,“他们什么也没做”,“即使在苏联时期,情况也比现在好”,每月退休金目前为58欧元。他提出指责,“我们无法再继续接受,我们不信任警察,甚至不相信正义。”

格鲁吉亚第比利斯战略研究中心(GSAC)的Nodar Kharchiladze指出,执政党称自己没有教父,但事实上却与莫斯科关系密切。他解释说,阿纳克利亚深海港口项目被叫停也证明了这一点,该项目原应加强该国的自治。伊万尼什维利坚定的支持者、前司法部长泰亚·特苏卢基亚尼(Téa Tsouloukiani)表示:“我们保证了稳定,并首次成功让该国和平生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喀拉拉邦,主教和老师为保护被国家惩罚的学校绝食抗议
21/10/2020 15:21
台湾总统致教宗:我们共同邀请促进关怀文化
15/01/2021 15:29
克拉克斯,教堂上被Isis摧毁的圣母像
14/01/2021 15:50
今天,教宗方济各和本笃十六世已接种疫苗
14/01/2021 14:05
金正恩想要更多核武器,但首尔认为已经准备好进行对话
13/01/2021 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