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8/2007,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更加恶劣的黑砖窑仍然存在

被拐骗童工的家长介绍说,许多黑砖场安然无恙。不但没有人被捕,警方还保护实施奴隶制的黑砖窑。尽管一名打死民工的打手被判处死刑,但家长们对几名肇事罪犯被轻判深感愤慨。而黑砖窑的窑主仅被判处了几年徒刑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比山西省洪洞县更加恶劣的黑砖窑仍然大批存在,无数的未成年人在此类黑砖窑内饱受奴隶制的折磨。张晓阳(译音)是一名失踪孩子的家长,为了找儿子,他已经跑了山西省的上百家黑砖窑。他表示,严惩剥削民工的黑砖窑主并不足以彻底遏制走私贩卖人口的犯罪活动。

       张晓阳向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表示,“洪洞县的砖窑绝非是最恶劣的。……最黑的砖窑,在永济和临沂。那里有许多打手、我们看到了许多孩子”。一些黑砖窑甚至根本进不去,孩子们拖住他们的脚,哀求他们把自己带走。“我们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可是,警察根本置之不理”。他指出,许多剥削民工的黑老板都没有被捕。以临沂为例,人们担心此类剥削民工的犯罪活动仍然会继续。

       昨天,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就黑砖窑一案作出判决。打死民工的被告人赵延兵被判处死刑;另外十名被告中,包工头衡庭汉被判处无期徒刑。砖窑窑主,当地村党支部书记的儿子王兵兵因非法禁锢罪被判处九年徒刑。赵延兵对去年十一月以干活慢为由打死一名弱智民工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黑砖窑的其他犯罪分子也被判处了年限不等的徒刑。据报道,洪洞县的这家黑砖窑共拘谨了数百名民工。其中,一百多名是未成年人。黑窑主采用残暴手段,对他们进行奴隶式的剥削。强迫民工长时间连续干活、不得休息、没有工资报酬、吃不饱、昼夜都与凶残的打手和狼狗监视。山西省临汾和运城的九十五名芝麻官儿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分,且绝大多数只是警告而已。个别被开除出党,或者移送司法部门查办。

       在黑砖窑中受迫害的未成年人张银雷(译音)的父亲张山林(译音)表示,王兵兵的量刑过轻,担心这名黑窑主“受到了庇护”。“陕西的黑窑主获刑很轻,河南的更轻”。他的儿子曾经连续几个月被迫在黑砖窑打工。

       在黑砖窑受到剥削的部分民工的辩护律师刘建壮(译音),对赵延兵被判处死刑、真正的黑包工头和黑砖窑负责人衡庭汉却只被判无期深感震惊。与此同时,法庭如何就赔偿问题作出决定还不得而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