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4/2004,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和刊登了一条消息,建国以来,中国首次在首都北京朝阳区和丰台区建造两座教堂。而事实是,据北京宗教事务局官员介绍,这是两座基督教新教堂。而那里的天主教徒和基督信徒的实际情况究竟是怎样呢,他们不但没有得到新的圣堂,而且,仅有的还被强制拆迁。

       昨天,《中国日报》刊登了这条建造两座新教堂的新闻。于是,消息不胫而走,世界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半个世纪以来,中国首次建造两座新教堂”……。其中一座将建在朝阳区,另一座在北京城西南的丰台区。工程已经开始了,预计将在二OO四年圣诞节前竣工。

       这是第十届政协委员那仓提出的议案。此外,这项计划中还包括了修复两做著名的佛、道教寺庙——天宁寺和道教的火神庙。

       这项看似显示宗教自由的议案,却体现了政治和经济上的忧虑。

       那仓指出,越来越多的佛教徒聚集到东城区的喇嘛庙雍和宫进香。两座寺庙修葺一新后,将有助于分散过分集中在市中心的信徒们,把他们往郊区分散,从而避免“人群聚集和意外事故”。

       重新修复古旧建筑,并将其归还给信徒们,是北京市政府为筹备二OO八年奥运会而制定的市中心二环改造建设的内容之一。目前,为了推动这一计划,许多城区强制拆迁,高楼大厦、商务中心、写字楼等摩天建筑迅速拔地而起。在疯狂的拆迁风暴中,十四世纪的古宅院、十五世纪的道教庙宇全部被夷为平地。总之,国家出于吸引游客的目的,翻修和整修了一些圣堂和寺庙。但是,信徒们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被迫远离了自己长年度信仰生活的圣堂,被强制拆迁到了根本没有圣堂的农村。

       对宗教的尊重从以下实例中不难看出。北京市中心紫禁城边的北堂(救世主堂)周围西什库街区的市民们,在拆迁政策下,被迫于数年前搬到了远郊海淀。长期以来,教友们盼望着能够拥有一座自己的圣堂。并暂时利用一个简陋的木棚,作为举行弥撒圣祭的场所。一些老人,因为难以割舍对北堂的怀念,加之多年养成的每天进堂望弥撒的习惯,每天清晨四点,就披星带月,顶着北京城刺骨的寒风从家里出发,徒步、换乘多趟汽车,回到北堂,参与弥撒圣道礼仪。

       《中国日报》报道的新建两座教堂的消息,并不意味着政府的宗教政策发生了转变。为政府认可的基督教爱国会,是中国各宗教团体中最为积极的。建造两座新教堂,符合政府历来的原则——在官方教会建造新教堂的同时,摧毁非官方教会的圣堂。据亚洲新闻社得到的消息,近几个月以来,北京、上海、浙江等地拆毁所谓“家庭教会”的行动,正在加紧进行。去年六月,中国北部河北省某村,命令拆毁一座刚刚建成两周的圣堂。为了建造这座圣堂,全村的一百五十多名基督信徒倾囊集资,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一名当地富有的教友出地,大家就这样共同辛辛苦苦地建成了圣堂。可是,警方说这片土地是森林改造工程的用地。据香港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介绍,自去年七月以后,至少十所家庭教会的圣堂遭到摧毁。二OO三年全年,共有三百九十二座圣堂、庙宇等各宗教信仰团体的祈祷场所,遭到摧毁或重新被派作他用。

       许多圣堂遭到摧毁的基督信仰团体,遭遇了北京和上海市民们一样的厄运。为了迎接二OO八年的奥运会,政府大兴土木,实施城市改造项目。政府通过招标征集到了许多拆迁公司,在短短的时间里,将整个街区夷为平地、将人们赶出了自己的家园,使他们不但丧失了住所,还得不到任何合理的补偿。政府宣扬尊重私人财产。但是,许多全家老少几代同堂的家庭失去了住房。他们中的许多人,因谋求法律解决无望,被迫自杀、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焚。一月十三日,一对老年夫妇,在中南海外自焚。老夫妇中的一人死亡,另一人至今仍病情危机。

       * 本刊将在亚洲新闻三月号印刷版中,刊登有关中国野蛮拆迁的全面专题报道。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接受2008年Giuliano Ragno奖
10/01/2009
以色列驻圣座大使表示以色列将在二OO四年之内完成与圣座的谈判
08/07/2004
释放基督信徒奥肯内,战胜极端主义势力
19/06/2004
www.asianews.it亚洲新闻英文版和中文版正式上网
03/12/2003
www.asianews.it中文版在今天诞生了
03/12/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