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6/2016, 16.19
梵蒂冈 - 伊朗
發送給朋友

教宗方济各与鲁哈尼共同推动中东基督徒和伊朗伊斯兰的重生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今天的会晤,令地区稳定、制止屠杀基督徒再现了一丝希望。在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威胁下,中东地区基督徒面临灭绝的危险。而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也是伊朗的敌人。恢复哈塔米时代就已经重振、遭到艾哈迈迪内贾德冻结的文化、宗教与民族之间的对话。温和派的伊斯兰对伊朗青年也是有益的,他们厌恶精神领袖和革命卫队。要理翻译以及在伊朗的天主神学家们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今天教宗方济各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鲁哈尼的会晤令人满意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首当其冲的原因是希望:自哈塔米时代(1997-2005)至今,梵蒂冈就再没有看到过一位伊朗总统。十年前的这位伊朗总统渴望开启伊朗与天主教会之间的文化与宗教对话。不幸的是,接任哈塔米的艾哈迈迪内贾德不断否定纳粹屠杀、(真真假假地)威胁以色列和国际社会,令各种联系冻结了。

            鲁哈尼所代表的温和派穆斯林重返政坛,使人重新燃起了相互尊重的文化对话的希望。这种对话能够为各宗教和各族人民的和睦相处提供见地。

            今天的会晤,对梵蒂冈和天主教会来说有积极的一面。梵蒂冈和天主教会常常被伊斯兰世界喻为导致物质主义、殖民主义、伦理道德丧失的罪魁祸首“西方宗教的代表”;历来被作为替罪羊:巴基斯坦、伊拉克、埃及……,为了打击西方就先打击基督徒,尽管他们是东方的,在伊斯兰之前就已经扎根在那片土地上了。

            对伊朗的伊斯兰而言也是积极的。霍梅尼的革命彻底颠覆了什叶派穆斯林传统,除同所有人作斗争外,宗教和沙利亚对社会进行严格的监控。但什叶派穆斯林却是更加注重神修的、更加向文化开放的。直至今日,哈塔米努力的成果仍然存在。我本人就亲自于去年走访了专门翻译基督信仰、印度教和佛教圣书的宗教大学……。他们甚至翻译出版了天主教要理,让-路易·托朗枢机还亲自作序。

            重返什叶派穆斯林的对话和神修对伊朗社会也是有好处的,占总人口一半的伊朗青年们越来越厌恶清真寺里的政治说教、对风土民情的严格监控;他们越来越远离革命卫队,并不断予以嘲弄。

            还有一个生存的政治原因:中东地区的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下令对基督徒进行“种族清洗”,因为他们用现代化和开放“污染了阿拉伯社会”。让伊朗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参与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的对话,可能会发挥纠正和均衡地区纠结不堪的紧张局势的作用。

            伊朗的基督徒们被迫生活在牢笼里,无法传教,但生活是安全的、没有意外事件或者恐怖袭击,比海湾地区和阿拉伯半岛其它国家更有保障。

            对伊朗而言也有一个生存的原因:就其发展以及巩固温和派潮流方面,伊朗可以给民众创造就业机会。抵制艾哈迈迪内贾德的绿色浪潮遭到了血腥镇压,但进步派、民间社会仍然充满了生命力、只想早日摆脱精神领袖和革命卫队的经济黑社会。没有温和派的管理,伊朗将面临一场内战。

            温和派的胜利也开启了与国际社会签署更多经济贸易协议的希望。首当其冲的便是意大利,随后还有法国、德国、美国,都虎视眈眈地等着分得伊朗市场的一杯羹。

            就此而言,鲁哈尼与教宗的会晤具有让伊朗重新进入国际社会的重大价值。有些像教廷国务院在古巴和美国关系中发挥的作用。

            伊朗还有许多人权方面的问题:死刑、监狱犯人、封杀、社交网络被封锁……。但正是为此,这是伊朗的过去,鲁哈尼正在为之斗争。核问题协议的签署、接受联合国监督、释放美国犯人,都是应该继续的道路;要与鲁哈尼建立友谊,而不是谴责。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又遭受惨败:军队「控制」拉马迪
28/12/2015
基地组织指控百名埃及加拿大科普特人皈化居民为基督徒
23/12/2010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基督受难记”在穆斯林的反对声中上映
03/05/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