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16, 19.59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强调接纳同性恋是一回事、在学校里进行性别主义教育是另一回事

从阿塞拜疆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方济各回答了记者提问。下届枢密会议、大公运动、诺贝尔和平奖。“梵蒂冈和中国的关系应该积极地稳固、要建立关系。为此正在进行交流、慢慢地……。但慢慢来的事情会做得好”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接纳和伴随一名同性恋者是一回事、学校里灌输性别主义则是另一回事。由此,教宗方济各在从阿塞拜疆返回罗马的专机上向随行记者们说明了这一问题。日前,教宗谈到了性别主义理论,教宗本人“在身为司铎、主教和教宗的生活中伴随了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或者同性恋者”。

            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教宗回答了记者们提出的问题:从此次访问到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和平、下届枢密会议、诺贝尔和平奖、大公运动……。强调明年“可以肯定会去葡萄牙,我只去法蒂玛。今年圣年中断了主教们的述职,明年我要完成今年和明年的述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去印度和孟加拉国。非洲还不肯定,要根据政治和战争情况而定。哥伦比亚,我说了,如果和平进程成功……。如果公投支持和平协议,一切都肯定了、不会再倒退了,我可能会去……”。中国吗?“梵蒂冈和中国关系应该确定在良好的关系中,需要时间。欲速则不达,我尊重中国人民。前几天宗座科学院举办了一个关于《愿祢受赞颂》的研讨会,有一个中国代表团参加了。中国主席送给了我一份礼物。我想去、但我想还没(到时候)……”。

            谈到同性恋问题,教宗表示“我伴随他们接近上主,一些人做不到……。但这些人应该得到陪伴,就像耶稣那样的陪伴。当这样的人来到耶稣跟前时,耶稣肯定不会说‘你走开,你是同性恋’”!教宗强调了接纳和伴随一名同性恋者与在学校里灌输性别主义是完全不同的。总之,“要接纳同性恋者、伴随他们、研究、辨别和将他们融合。这就是耶稣今天会做的”。“这是一个人文的问题、伦理道德问题。要尽可能地加以解决,总是要本着天主慈悲、真理的原则,但总是带着一颗敞开的心”。

            教宗强调在对待离婚、受伤家庭等问题上也要采取同样的态度。“天主的形象不是人: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当他们在婚姻中结合在一起时是同一体。这就是真理。的确,在此冲突文化中,许多问题没有处理好,也是今天的逻辑,我干这个,厌倦的时候再换别的,然后第三、第四,这是世界大战,抵制婚姻的大战。我们应该小心,不要让这种想法进入到我们内”。中心是慈悲,“《爱的喜乐》谈的是怎样处理这些问题,受伤的家庭,这里涉及到慈悲。人的软弱是存在的、罪是存在的,但软弱和罪不会最终胜利,最终胜利的是慈悲”!怎样处理婚姻问题,“四个准则:接纳受伤的家庭、伴随、总之要辨别和融合、重组。这意味着在重新创造上主用救恩造就的美好中合作。《爱的喜乐》要全部读完,从头到尾。有罪、有破裂,但也有治愈、慈悲和救赎”。

            谈到大公运动,教宗特别深情提及自己怎样被伊利亚二世感动。“我在格鲁吉亚遇到了两个惊喜,一个是格鲁吉亚,我从没有想到这里有这么多的文化、信仰和基督信仰性。第二个是宗主教,他是天主的人、这个人感动了我。每次见到他,我的心里都很激动,我见到的是天主的人。至于将我们结合在一起、把我们分裂的事务,我要说:我们不要讨论教义方面的事,让神学家们去做,他们比我们做得好、让他们讨论,他们是出色的、好样的,双方的都是。我们该做什么呢?子民?彼此祈祷,一起做事:有穷人,让我们一起为穷人工作;有问题,我们一起努力”。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和平?教宗指出“唯一的道路就是坦诚的、面对面的对话,不能有幕后交易。一个坦率的谈判。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那就要有勇气到国际法庭去,例如海牙,接受国际审判。另一条路就是战争。但战争会失去一切!基督徒应该祈祷,要让心里走对话、谈判的道路,或者到国际法庭去。但不能处于这种状态:格鲁吉亚和俄罗斯有问题、亚美尼亚是一个没有开放疆域的国家,和阿塞拜疆有问题。如果没有其它办法,那就应该到国际法庭去”。

            美国天主教徒要在两名候选人中做出选择,一个在许多问题上远离天主教会的教导;另一个就移民和少数派作出的一些声明……。教宗表示“我从不在竞选期间说话。人民享有主权、我只想说:好好研究他们的建议、祈祷、凭良心作出选择!然后我没有任何针对性地举一个学校的例子,我不想谈具体的问题:当任何一个国家的二、三、四名候选人都不能让大家满意时,就说明那个国家的政治生活可能过于政治化,没有什么政治文化。教会和教导的任务之一就是进行政治文化教育。有的国家——我想到的是拉丁美洲国家——过于政治化,但没有政治文化,没有明确的想法”。

            鲁昂主教表示教宗已经批准了破例开启在圣堂中被极端分子杀害的鲁昂教区司铎阿梅尔神父真福品案审理工作, 教宗指出“我和圣座宣圣部部长阿马托枢机谈了,我们将就此进行研究。目的是进行必要的研究,看是否具备封列真福的理由。需要寻找见证、不要丢失鲜活的见证,人们亲眼看到的”。

            什么是选择新枢机的标准?教宗指出“标准将和此前两届枢密会议的一样。我将照顾到整个教会,因为教会是全世界的。我正在研究这些提名。名单很长,但只有十三个位置。我很想在枢机主教团里看到教会的普世性,而不仅以欧洲为中心。各地都有,五大洲都有。可能在年底,但有圣年的问题,或者明年初”。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中国人权份子呼吁奥委会,不要将2022年冬季奥运会主办权授予北京
25/07/2015
上海出台房市调控新政防止泡沫
08/10/2010
东京抛出总额四百四十亿欧元推动经济内需
08/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