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4/2020, 16.42
伊朗
發送給朋友

拉夫桑贾尼:伊朗极端分子就像特朗普支持者一样「有害」,需要对话

前总统之子亚瑟称之为「生理和政治上」皆患了病的社会。被议会外部力量「阉割」了的民主。弃权主义胜出,仅42%的人参加选举。对于保守主义者和激进分子而言,胜利唾手可得。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上升:8例死亡和43例感染。

德黑兰(亚洲新闻)- 伊朗社会「在生理和政治上」皆「患了病」,该国的民主受到议会外部力量的「阉割」,其中包括各种武装民兵。1979年伊斯兰革命的主要发起人之一,阿克巴尔·哈什米·拉夫桑贾尼(Akbar Hashemi Rafsanjani)的幼子亚瑟·拉夫桑贾尼(Yasser Rafsanjani)在接受Guardian报社采访时说了以上话语。谈及2月21日举行的议会选举时,他强调了弃权主义已创新高,仅42%的人参加选举股份。对于保守主义者和激进分子而言,胜利唾手可得,因为选举委员会曾禁止温和派和改革派的数千名候选人参加选举。

阿克巴尔·拉夫桑贾尼是革命后早期最强大的人物之一。他在1980年代与伊拉克的战争中担任总司令,并在1989年担任总统(两个任期),也是他选择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使其成为伊朗现任最高精神领袖。作为最强大和最受尊敬的家族之一的成员,亚瑟的话语也证实了伊斯兰共和国内部严重且悬而未决的分歧。

对于拉夫桑贾尼来说,该国部分保守派和激进派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热情忠实的支持者一样「有害」。但是,他补充说,「唯有通过对话,才能解决伊朗和美国之间关于核问题(及其他问题)的持续矛盾。

他警告说:「如今,(伊朗)的民主已经成了太监。它被阉割了。我们的社会患病了。我们不仅感染了病毒,例如新冠病毒,但也感染了社会病毒,人们不懂得相互尊重」。军事和宗教领导层认为,由于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已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这也是造成此次选举投票率低的原因。

伊朗最高精神领袖也表示,在弃权主义的背后,「存在着由国家敌人精心策划和传播的『负面宣传』。在这段时间里,当局已更新了新冠病毒的有关数据,迄今为止,确诊病例43例,其中8人死亡,大部分患者均集中在什叶派圣城库姆。

根据伊朗内政部长提供的数据,投票率约为42.5%,与2016年的62%和四年前的66%相比大幅下降。德黑兰的投票率直线下降至25%。5800万持投票权的人中,共有超过2400万人参加了投票。

亚瑟·拉夫桑贾尼再次谈及本国局势,并回顾了父亲与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在签署核协议(JCPOA)前几日的对话,而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5月取消了这项协议。他强调,「我的父亲曾说过,这项协议共有四个敌人:阿拉伯国家,他们有充足的可支配资金;以色列在美国的游说团;美国强硬派共和党人;伊朗激进分子。实际上,美国和伊朗激进派也已开始展开合作。此次选举证实了伊朗强硬派的势力已变得更加强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德黑兰和欧洲贸易增加、非石油出口翻五倍
05/07/2017 18:06
参议院批准延长对伊朗制裁
02/12/2016 10:24
艾哈迈迪-内贾德指伊朗大选是世界上最“自由的”
08/0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