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2019, 16.41
俄罗斯 - 欧洲
發送給朋友

巴黎(和欧洲)俄罗斯东正教的命运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欧洲俄罗斯东正教的诞生,是因为1917年革命后移民到欧洲旧大陆而诞生。 即使将管辖权委托给君士坦丁堡,莫斯科也声称这些教会要归还在其权力之下。

莫斯科(亚洲新闻) - 欧洲俄罗斯人的主教,即沙浦斯 (Chariopoulis) 总主教若望 (Ioann)(Jeanne Rennetau),召集将于9月7日总主教区神职人员集会,以明确解决这个特殊东正教小区的命运。 1917年革命后逃离俄罗斯的移民中形成了这种督主教,他们在巴黎建立了自己的欧洲教会结构,由君士坦丁堡宗主教管辖。

由于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之间的分裂,在乌克兰自治教会成立后,巴尔多禄茂宗主教 (Bartholomew (Archontonis)) 于去年12月解散了这个督主教,迫使俄罗斯人将他们的教堂出售给希腊人。今年2月23日,巴黎的俄罗斯神父集会投票支持93%保护总主教管区,有效地拒绝了君士坦丁堡发布的解散法令。意大利和法国的一些堂区决定独立加入国外的俄罗斯教会(Zarubezhnaja)和莫斯科宗主教区,其他人仍在考虑他们的选择。

若望总主教想要一种自主的解决方案,一种欧洲俄罗斯人的自主教会,这种解决方案很难被其他东正教所认可。 他的意图是基于这个教会的特殊「民主」性质,这个教会是1917年莫斯科的「女儿」,其中讨论了一个非常自由的教区和教区改革,然后由于革命而未适用。

与此同时,他们缺乏来自君士坦丁堡的支持,造成了难以解决的实际和行政问题,首先是主教座堂的巴黎的外层建筑。 反过来,莫斯科宗主教会迫使俄罗斯欧洲神职人员重返俄罗斯「母亲教会」,承诺承担分散在西欧十多个国家的小区的债务和需求。

在君士坦丁堡解散代牧区(Exarchate)之后,莫斯科立即在巴黎为西欧建立了自己的代牧区(Exarchate),去年12月委托总主教若望(Roscin),一个非常接近基里尔宗主教 (Kirill (Gundjaev))的人。

上个月,基里尔本人取代了显示自己过于宽容的若望,前者与占据了维也纳办事处的大都会主教安多尼(Sevrjuk)合作,原本若望是被派往维也纳办公室。

2015年,安多尼在29岁时被任命为意大利罗马的俄罗斯主教,他也是宗主教的秘书,并以更坚决的形式实施他的指示。如果他们不接受与莫斯科的统一,就会以更坚决的形式适用他的指令,几乎威胁欧洲俄罗斯人采取惩罚性措施。

这就是为什么沙浦斯的若望在经过数周的内部争议之后,决定最后一次尝试将他教会的可能自治权提交给民主投票,以便像他所写的那样保存「在我们的规范世界中的专属权利,让每个人都参与并且共融」。

如果投票没有达到他所希望的结果,莫斯科宗主教区最终将能够重新团结其教会的所有部份,这些部份在一个世纪前已经分散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传教士摄影镜头中的中国
18/12/2003
教宗指出言论自由是基本权力,但一个信仰不能被荒谬化也同样是基本权力
15/01/2015
教会内不应存在权力斗争,因为按照耶稣的教导真正的权力是服务
21/05/2013
公开信:中国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力和政治权力公约》
27/02/2013
莫斯科与北京同声相应:「外国势力干预游行」
14/08/2019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