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19, 10.45
土耳其-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君士坦丁宗主教将一名俄国人封圣

作者 Stefano Caprio

巴尔多禄茂承认20世纪一名俄国苦行僧索的圣品,他曾是索菲罗尼奥(萨哈罗夫)修道院院长,圣山西尔瓦诺的门徒。宗主教的这一举措提醒了教会之间的纠纷不符合圣神恩宠的迹象。索菲罗尼奥是东方神秘主义和西方牧灵文化间的完美诠释。

罗马(亚洲新闻)- 在东正教各大宗主教之间存在分歧和轻蔑的时候,「另一个层次」的消息照亮了人间矛盾的阴影:君士坦丁巴尔多禄茂宗主教将二十世纪最杰出的俄国人之一封圣。这位大名鼎鼎的苦行僧就是索菲罗尼奥(萨哈罗夫),他本人也是另一个伟大人物——圣山西尔瓦诺的门徒。

这位宗主教于10月22日在圣山修道院参观时宣布了封圣的消息,即使在这些日子里,基辅和莫斯科教会的「竞争对手」也试图将之归结于自己的功劳。宗主教的姿态使人想起,教会纠纷并没有抵挡圣神的迹象,圣神的迹象未经计算就散布到各个纬度的所有教堂内和基督教团体中。

Sergej Semenovich Sakharov于1896年9月22日出生于莫斯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曾担任军队工程师,并于1915年进入美术学院学习,一直学习到1917年。革命迫使他与许多知识分子和不愿接受新文化的人士一起流亡国外。他20岁出头生活在巴黎,在那里他就读于俄罗斯移民建立的圣谢尔盖神学院。今天,恰恰这座神学院成为了莫斯科与君士坦丁教会之间争执不休的话题。

萨哈罗夫随后移居南斯拉夫,最后到达圣山。在那里,他于1925年进入由俄罗斯修道士组成的Panteleimon修道院,也被称为「Rossikon」。 1927年,他正式成为修士,并改名为索菲罗尼奥。 在那些年里,他遇到了著名的圣山西尔瓦诺,并成为后者的得意门生。后来他又为圣山西尔维努斯写了传记,在东方和西方的基督教世界中广泛流传。

西尔瓦诺去世后,该门徒一直隐修,并居住在圣山中。他于1941年被一名塞尔维亚籍主教任命为神父。1959年,他去了英国,在埃塞克斯郡建立了先驱者圣约翰修道院,这一经历也成了「东正教在西方」最成功的范例。今天,他的许多门徒们仍然向朝圣者展示东方禁欲主义与西方牧灵文化的非凡和谐,有不少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加入到其中,他们不寻求名利,但为有需要的人进行服务。

索菲罗尼奥因在自己的修道院完成了一次特殊礼仪改革而闻名,以「内心祷告」代替传统的日课,即不断重复以下祷词:「天主子耶稣基督,怜悯我这个罪人!」,这也描绘了「俄罗斯朝圣者」的经历。这是一种超越所有形式主义的激进精神灵修,且源自18世纪以来阿索斯山的俄国神师。埃塞克斯隐修士每天早上和晚上会和平信徒聚集两个小时,集中精神向耶稣祈祷,然后邀请每一个人「根据呼吸的节奏」在这一天中继续下去。

索菲罗尼奥神父于1993年6月11日在修院中去世。巴尔多禄茂宗主教还将其他四位希腊修士一道封圣,他们分别是西奥莫斯·佩特拉(+ 1957),卡图纳基斯(+ 1929),丹尼尔·卡斯纳基斯(+ 1929),约瑟夫·埃西卡斯塔(+ 1959)和卡图纳基斯(+1998)。借此机会,也希望东西方教会能够早日团聚在一起。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君士坦丁堡与巴尔多禄茂会面
09/08/2019 13:41
巴尔多禄茂反对关于乌克兰问题的「虚假信息」
17/07/2019 18:29
传教士摄影镜头中的中国
18/12/2003
再次逮捕人权活跃人士,国际大赦主任包括在内
18/07/2017 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