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9, 14.23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印度医生:医疗创新切勿试图取代造物主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天主教护士第二十一届会议在孟买举行。卡瓦略医生就介基因工程的伦理问题发表讲话。他引用了有关人类克隆和干细胞使用方面的教会教义。 「从受孕到自然死亡」,必须尊重人类尊严。

孟买(亚洲新闻)- 使用现代科技来改善生存状况越来越普遍,医学创新「不能掉入人为复制创造的诱惑中」,取代创造者。这是孟买医生和宗座生命学院成员卡瓦略(Pascoal Carvalho)医生在第21届天主教护士会议上所说的话语,此次大会于11月8日至10日期间举行。

该医生于11月9日在200多名天主教医务工作者的面前发表了讲话。面对越来越混乱的技术,从「治疗性」克隆到干细胞的使用,再到修改人类DNA,他坚定不移。他说,「教会的智慧使我们感到放心,并明确强调,从受孕到自然死亡,每个人的尊严都必须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Carvalho医生列举了一些医学研究领域所提出的严肃问题,这些道德和伦理问题包括干细胞、修改胚胎基因。他认为,当代社会「低估了基因修改技术带来的威胁,以及克隆和基因治疗造成的影响」。从某一方面而言,通过「治疗性」克隆在实验室中重建要移植到患者体内的器官和组织,以减少排斥的风险,的确取得了积极的结果,但另一方面,则存在「繁殖性」克隆,例如克隆羊多莉的诞生。

他警告,不要进行试图改变生物体基因的研究。为此,他引用了中国科学家的一个著名案例,这位科学家于2018年宣布,他在实验室中成功创造了一对免疫艾滋病毒的双胞胎姐妹。他指出,这个实验「降低了她们的预期寿命,并可能导致他们更容易感染其他较为普遍的疾病」。

医生引用了《人性尊严》指导原则,并认为任何克隆人的实验都是不可接受得,因为这「严重侵犯了人性尊严和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于治疗性克隆,该文件继续写到,尽管是为了医治患者,但以摧毁为前提的克隆人胚胎,是明显违背人性尊严的行径,因为这将人类是为可使用和可被毁的工具。即使最终目的是帮助病人,但这也完全与人尊严不相容。 至于干细胞卡瓦略医生提到了教会的社会训导,其中:「那些不会对提取干细胞的受试者造成严重损害的方法被认为是合法的。通常,有以下几种情况a)从成人器官中提取样本;b)从分娩时脐带的血液中;c)来自自然死亡的胎儿组织」。

他总结说,无论如何,「现代遗传技术提出了新的道德问题,因为这试图创造一种新的人类。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认识到人类正试图将自己置于造物者的位置之上」。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政府决定不允许黄禹锡进行人类胚胎干细胞克隆研究
01/08/2008
“克隆技术”假先锋试图再次涉足干细胞
18/12/2007
上海,一家产妇医院包括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而对于移民妇女只有街头
19/12/2006
平壤儿童成为独裁政权维系权利的牺牲品
16/02/2005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04/02/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