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2020, 17.33
黎巴嫩
發送給朋友

充满激情的基督徒胡维利,从黎巴嫩长枪党到哈里萨加尔莫罗会修女

作者 Fady Noun

圣西蒙教堂位于这位女性的故乡古斯塔,她的葬礼便在此举行。在场出席的还有政要及宗教领袖。从战争年代的战士到对复活基督的鲜活信仰。拉伊宗主教的缅怀,并强调了她的信仰之旅。

贝鲁特(亚洲新闻)- 她以加尔莫罗会修女的身份去世。胡维利的大家庭和小家庭昨天在其葬礼上得知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葬礼是在其故乡古斯塔的圣西蒙教堂举行。她的大家庭是黎巴嫩长枪党,在战争初期,她参加了一系列的战争,并像真正的母狮一样战斗,之后她经历了基督教皈依,对复活的基督有着鲜活的信仰。

安托万·纳比尔·安达里(Antoine Nabil Andari)主教主持了葬礼,出席参加的还有代表国家元首的议员罗杰·阿扎兹(Roger Azaz),在葬礼结束时,多人发表了讲话,其中第一个便是一位加尔莫罗会修女。她就是阿涅斯·德拉克鲁瓦(Agnès de la Croix)修女,她的话引起了人们深深的惊讶。该修女首先讲述了胡维利(Jocelyne Khoueiry)临终前的日子,还有因离开并留下一件未完之事而产生的悲痛,「因为她的时刻已经到来」。在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胡维利不希望自己的遗体、被光环一样的白发笼罩的美丽容颜留在医院里,而是希望哈里萨加尔莫罗会修道院能够按照马龙尼礼传统,将其遗带回小教堂,进行守夜。1978年至1979年间,胡维利就是敲开了这所修道院的大门,希望能够在参加巴什尔·杰马勒耶(Bachir Gemayel)的军队并为其士兵进行精神培育前,拥抱奉献生活。在此之前,她曾一度被誉为黎巴嫩长枪党的勇敢战士。

胡维利于1975年成名,曾先后参与著名的酒店大战,并在假日酒店作战,后于1976年与其他女孩一起捍卫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上的一处房产,与巴勒斯坦民兵开战。在1977-79年停火期间,她曾想过放下武器。然而,巴什尔·杰马勒耶却于1980年要求她训练500名女兵,该党所谓的「战士」。

正如修女阿涅斯·德拉克鲁瓦所讲的那样,胡维利的亲人及修道院修女负责为其守夜,一道木门和帷帐将修女与信友隔离开,这样一来,她们也无法看见胡维利的脸。然而,应她们的要求,哈利萨加尔莫罗会修女得以在信友离开后,安静地端详胡维利的面容,并在那一刻,将隐修女披风披在胡维利的身上,正式接受其为修会一员。

这个祈祷守夜的一位见证者相信,这是「精神奉献」。修女为胡维利带上花环,付油病熏香,这个仪式象征性地满足了伴随她40多年的强烈愿望。

祭文

此外,在场嘉宾还收到了来自拉伊(Beshara Raï)宗主教葬礼致辞,这位红衣主教未曾强调她的战士之路,而是提到了她的信仰旅程。差不多五年前,她还满腔热忱的完成了在卡斯里克(Kaslik)圣神大学的神学博士学位。撇开1975-1979年(她曾成为卡塔布(Kataeb)战争党的「正规军」的一员)和1980-1985年(加入黎巴嫩部队(FL)并竭尽全力「传播福音」),一位改信天主教,名叫阿萨德·查塔里(Assaad Chaftari)的前武装分子,将她比作「军事牧灵」,宗主教谈到了她「完全皈依」,尤其是对圣体圣事和圣母的坚信不疑。

先祖短暂地回顾了Jocelyne Khoueiry的作品,其中最重要的是“ 5月31日的黎巴嫩妇女”团体(探望玛丽安大餐的日子)的建立和文化对话中心Giovanni Paolo二。在他的使徒行动的中心,我们发现:关注被战斗人员的家属,孤儿,有需要的人,残疾人。通过“是生命”的运动,他与堕胎的琐碎化作斗争。她还对宗教间对话和记忆的净化过程感兴趣,这可以化解以前敌人心中的暴力。先祖还记得,约翰·保罗二世和本尼迪克特十六世选择她参加黎巴嫩和家庭会议,教宗约翰·保罗二世任命她为罗马教皇理事会成员。

生于圣母升天日

胡维利的好友,中东大公会议主席索拉亚·贝查阿拉尼(Souraya Bechaalani)在葬礼上发表讲话并用了三个词语概括胡维利:她是一个充满尊严的女性;她于8月15日圣母升天日出生,将自己完全献给了和平之后,并为之献出生命;她是黎巴嫩人,且深爱着自己的祖国。

接下来讲话的是前黎巴嫩部队司令和胡维利战友Fouad Abounader,像她一样,他在第一次起义中看到萨米尔·吉亚加(Samir Geagea)民兵与ÉlieHobeika的忠实拥护者作战,便于1985年选择离开黎巴嫩部队。他在讲话中强调,胡维利于1985年之后创立的基督教活动和协会在意大利和梵蒂冈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最后的讲话是黎巴嫩长枪党前主席阿米·吉马耶(Amine Gemayel),并结束了告别仪式。作为党领导人,吉马耶首先讲述了胡维利是如何忠于「天主、祖国和家庭」这个座右铭。随后,他还谈及在其亲自领导的切卡战线上,胡维利及其作战小队前来救援,并愤慨地拒绝了内部警察和警卫队的任务,要求前往最危险的前线。

胡维利也因此获得了黎巴嫩长枪党的荣誉勋章,随后将其转交给其兄弟萨米·胡维利(Sami Khoueiry),凯斯莱旺地区党主席,该党派是由皮埃尔·吉马耶创立。时代的标志,黎巴嫩长枪党昨天宣称,这位前战士已经超越了游击党的壁垒。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在天安门事件30周年,母亲及活动人士仍受监控
22/05/2019 16:27
上千名天主教徒聚集在胡志明市昼夜祈祷
29/08/2008
中美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非正式会议中公开较量
22/11/2004
奥里萨邦大屠杀的幸存者:我儿子死了,但我却不会背弃基督
07/02/2020 15:42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