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5/2020, 12.11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宗教复兴的叙述者,克拉斯科夫教授与世长辞

作者 Stefano Caprio

在苏联过渡为俄罗斯联邦期间,他是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曾在塔斯社工作长达37年;也曾是获得梵蒂冈新闻室承认的第一位苏联通讯员。他在叶利钦领导俄罗斯期间捍卫宗教自由,且不为任何宗派提供特权。

罗马(亚洲新闻)- 克拉斯科夫(Anatolij Krasikov)教授于5月21日晚上与世长辞,他曾是苏联过渡为俄罗斯联邦期间最杰出的见证者之一,也是该国宗教复兴的伟大叙述者。

他曾担任鲍里斯·叶利钦(Boris Eltsyn)总统新闻室主任;1996年至2016年期间,他曾负责主持俄罗斯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的宗教与社会问题研究中心。此外,他还是国际宗教自由协会俄罗斯分部的负责人。

1931年8月3日,克拉斯科夫教授出生于莫斯科。1954年,他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MGIMO),也被誉为传奇的「间谍工厂」和苏联时期的克格勃合作者。他毕业于「国际问题历史专家」系。次年,他参加了外语知识专业课程,精通意大利语的他成为了意语口译员。

他曾在塔斯社工作长达37年,该机构是苏维埃政权在国际及其他方面的官方声音。1959年至1964年期间,他成为了意大利与梵蒂冈的正式通讯员,并通过这个身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整个苏联世界报道了与梵二会议有关的事件。他是首位获得梵蒂冈新闻室承认的苏联通讯员,并负责管理塔斯社位于罗马的办事处。从1966年开始,他迁至巴黎办事处,并于1970年代成为莫斯科总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1990年,他是率先试图适应政权更迭及苏联时代终结的人之一。那年,他在苏联社会科学院参加博士论文答辩,题目为「1945年至1989年国际关系中的西班牙:外交政策的演变」。1992年至1996年期间是政治、社会和文化取得重大突破的几年,克拉斯科夫教授曾在叶利钦总统的政府部门任职,担任媒体总监和秘书,负责俄罗斯联邦主席与宗教团体的关系。

在那几年,根据新法律重建教堂,开辟新堂区,以上法律也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宽松的法律。克拉斯科夫教授被公认为是众人最可靠的顾问之一:东正教徒、天主教徒、新教徒、穆斯林,并不对任何宗教信仰小团体实施歧视行为。他不仅是一名官员:出席各种会议和宗教仪式,愿意与人成为朋友,参加各种常见的活动和出版物,发表评论,但也会真诚地鼓励他人。一个好朋友、一个没有偏见的人,也是能够打破一切障碍的少数人之一。

1996年从国家退休后,他继续以热情和高学术水平领导宗教研究中心,在各个场合为捍卫宗教自由而发表干预,即使俄罗斯又再次开始区分好宗教与坏宗教。他是俄罗斯最权威的新闻记者之一,是分析性信息杂志《宗教与法律》的编辑委员会成员,也是(莫斯科最负盛名的神学院之一)— 圣菲拉雷特神学研究所的赞助人之一。

克拉斯科夫教授用俄语和许多其他语言发表了许多书籍和文章,这也为我们留下珍贵的回忆。通过阅读这些文字,可以理解如何以真诚的热情去面对一个似乎无敌的时代的终结,以及另一个时代的开始,时至今日,这个新时代依然被交托给人们的双手和自由。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