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9/2019, 16.24
伊斯兰-突尼斯-阿尔及利亚
發送給朋友

伊斯兰教「中魔」阿訇:不要为埃塞卜西遗体祈祷

作者 Kamel Abderrahmani

在突尼斯,教友和伊斯兰教教徒为埃塞卜西的去世哭泣,并纷纷吊唁。但是在阿尔及利亚和土耳其却发声禁止将其葬在穆斯林墓地。对于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埃塞卜西有「罪过」,因为他将宪法凌驾于教法之上。此外,他还为男女遗产权力平等立法。

阿尔及尔(亚洲新闻)- 突尼斯总统埃塞卜西7月25日去世后,伊斯兰世界内爆发了一场关于其「遗产」的争论。在「阿拉伯之春」浪潮之后,埃塞卜西尝试将伊斯兰教与现代融合,他还推动了社会改革、自由认知和个人尊严。最为本·阿里政权倒台后的首任总统,突尼斯宣布了为期七天的国丧。唁电从世界各地发往突尼斯。在本国,伊斯兰主义政治家拉希德·加努希,曾经的政敌,到后来的联盟,将埃塞卜西定义为「智慧的字典」。在阿尔及利亚和土耳其,极端主义分子却持不同意见。
法国的一个谚语这么说:「 让自然回归自然,它将在自然中骋驰」。这句话的意思是:不可能完全摆脱自己的本性,亦不可能掩饰它。这个谚语可能会非常适合伊斯兰救世阵线,因为埃塞卜西的去世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重新在阿尔及利亚国内树立形象的天赐良机,因为阿国曾发生过游行来推崇极端主义思想。这个游行给了一些伊斯兰主义人士希望(虽然很小),即使这些人期待能够持有更多权力,并且将其不断引领这个有争议的运动。

我认为伊斯兰主义是一种法西斯思想,对于我国的未来很危险,这种危险也存在于其他伊斯兰国度。他的追随者在这个不确切的时刻和政权、社会及经济也不稳定的期间,来重温他们的旧习惯和塔克菲理关于绝罚的发言(对于弃教的指控),这些事情的发生给阿尔及利亚带来了数十年的黑暗期,并且伴随着超过20万人口的死亡。

在突尼斯总统去世之际,伊斯兰激进分子和他们官方追随者在脸书上发表言论,阻止将已故的突尼斯总统下葬在穆斯林墓地,理由是埃塞卜西仅为平信徒,在他执政期间一直违反了真主的教法。这也代表着他更加支持民法,而不是「天法」。准确点来说:对于极端分子,平信徒不能是穆斯林!

最早反散步反对埃塞卜西谣言的是Abdelfattah Hamadache(图一)。这些人认为将突尼斯总统葬在穆斯林墓地算「违法」行为,并且禁止为他的遗体祈祷,因为埃塞卜西是伊斯兰的敌人。

Hamadache 在突尼斯总统去世当天就发表了这番言论,原因是埃塞卜西极力推崇世俗社会的建设,「拒绝各种教法规定」。
这不是第一次反对派指控建立一个世俗及民主的社会。此外,直到如今,阿尔及利亚的电视台仍然不允许提及有关话题,尤其是在2014年谋杀卡梅·答悟得(Kamel Daoud)的呼吁后。

另一个伊斯兰教的阿訇,Wajdi Ghanim (图二), 此人接近恐怖组织穆斯林兄弟,是哈里发式政府的强有力支持者。目前,他逃亡在土耳其,当得知埃塞卜西去世后,显得异常兴奋。他认为这是上天对非信徒的惩罚,因为后者忘却了古兰经,只认可宪法。毫无人性的是,他「严禁所有人为总统遗体祈祷,不可以在清真寺,也不可以在墓地,因为他最后只会下地狱」。这听起来,天主是该阿訇自身所属!让人惋惜的是,就连死亡都不能消除这些人的仇恨!

除了这些人的思想以外,突尼斯文化革命的成果知道如何纪念他们领袖的去世,突尼斯人民也再次展现了他们的情感,他们共同为已故总统哭泣,不仅是教友还说穆斯林。

坦诚的说,埃塞卜西为个人的自由做了不少努力。他为男女平等而立法,推进突尼斯国家的世俗化,这些都会被突尼斯的男男女女永远记住。然而,Abdelfattah Hamadache 与 Wajdi Ghanim 只会被历史遗忘,会因为他们的仇恨,他们的自大和他们的黑暗思想而受到惩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恐怖分子旨在打击西方国家盟友和恪守非宗教性政权的伊斯兰国家
21/11/2003
萨米尔神父:科普特基督徒遇袭背后是埃尔-阿扎尔的不明朗态度以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泛滥
31/05/2017 10:08
伊斯拉姆·贝海里指埃尔-阿扎尔未能抓住教宗来访的机遇
02/05/2017 16:56
紧张制定教宗方济各埃及之行议程安排
20/03/2017 19:25
科普特宗主教伊布拉西姆∙伊萨克访问科威特:这里接纳了埃及天主教徒
18/11/2016 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