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2020, 11.21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梵协议签署两年后,打击未成年人和教会(II)

召集神父们开展学习班;抓捕地下神父,进行转化。不允许办“主日学”;阻止未成年人进入教堂;一些建到一半的教堂或被叫停,或被贴封条并关闭。协议两年后,仍面临诸多困难。

罗马(亚洲新闻)- 中梵签署协议两年后,对官方和地下基督教团体的打击愈演愈烈。这两个见证分别讲述了类似事件,这也是《亚洲新闻》调查的结果,我们已经发表了第一部分(见此处)。教宗方济各强调了神父们所承受的压力,以及对地下神父进行抓捕和羁押,说服他们加入爱国会。见证的核心思想就在于,「地下教会的信仰仍面临诸多困难」。

德兰,东南方地下教友,她指出,明令禁止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参加弥撒和主日学,因为这与中国宪法相悖。当局甚至还会关闭建设许可证齐全的教堂。自中梵协议两年后,政府的宗教政策「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收紧」。(B.C.)

 

自中梵协议以后,我们教区的宗教政策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收紧。政府部门屡次召集教区神父们开展学习班,强制地下神父加入爱国会,秘密跟踪抓捕地下神父,进行转化,声称宗教政策与中梵协议以前别无两样,不会改变。一些堂区在协议以前还可以在教友家举行弥撒,协议后,临时祈祷所被查封,收容举行弥撒的教友家被恐吓拘捕、罚款,强迫教友签字保证不再接纳神父。协议后,教区主教依然无任何理由被非法关押。因此,地下教会的信仰环境更加恶劣了

方济各神父 西北方 地下

 

最近两年来,教区进一步地被受到打压和管制,比如每个主日,政府都会派手下人员进驻各个教堂,而且一大早就来了,有的在教堂门口,有的混坐在教堂后面,有的四处晃悠,目的就是监控教堂的方方面面以及各种活动。尤其严厉的是,有一些政府人员会一直在教堂门口守着,一旦发现幼儿、小学生、初、高中生到教堂里去(按他们的说法,小于或等于十八岁的学生不能进教堂),就严厉地阻止他们,决不让进教堂,所有的学生都被挡在门外,并恶劣促使他们回家,有时候不免态度恶劣。总而言之,政府决不允许教会办“主日学”,从幼儿班一直到初中班,全都被明令禁止,连“主日学”的各个教室都被迫上了锁,一片荒凉的境地。至于教堂的各种活动,人数方面都被限制了,比如遇各大瞻礼或什么庆祝活动,本堂神父经常被政府人员叫去谈话。平日弥撒或主日弥撒现场,都有政府人员进驻教堂内部,他们全都穿着便衣,以使自己不被教友注意到。但晚上会好些,很少见到政府人员。自去年开始,对于新教堂的建设进程或使用都被管制了,而这些新教堂原先都是政府部门批准的,各类证件齐全。比如,有些教堂建到一半,有的尚未装修,都被迫停止;即使有的已装修好了,但也被无缘无故地贴上了封条,还断水断电,不让使用。

德兰 东南方 教友 地下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帕罗林枢机:与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一样,梵蒂冈寻求与中国对话
03/10/2020 15:43
文件:中国人如何看待中梵协议
03/10/2020 11:03
“教会底层”的神父:对中梵协议的热情被放错了地方
15/09/2020 14:31
北京:外国老师不能传福音
08/09/2020 13:14
中梵协议签署两年后。要成为国家机关职工或入伍,必须放弃信仰(第五部分)
03/08/2020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