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2019, 14.15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梵协议后教会合一 (第一部分)

作者 Duo Mu

随着梵蒂冈与中国政府展开对话,签署了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但这似乎并未能使教会合一。政府及统战部继续宣传由共产党控制的「独立自办教会」。党对天主教徒的政策并未改变:而仅仅是与时俱进。

北京(亚洲新闻)- 众望所归的中梵对话并未使教会更加团结。反之,政府及统战部继续宣传由共产党控制的「独立自办教会」。以上是河北天主教平信徒铎木(托马斯)的观点,今日将发布文章的第一部分。铎木认为,党对天主教徒的政策并未改变:而仅仅是与时俱进。

自上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开放以来,教会历经圣若望保禄二世丶本笃十六世以及现任教宗方济各,无数次主动向中国当局表达对话的善意,凭借恒久的谦卑与耐心的坚守,2018年9月22日,中梵在北京举行会谈,并签署了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我相信整个中国教会,无论是政府承认的或是不承认的,都赞成教廷与中国当局的对话。因为我们深知,没有对话就不能解决问题,而对话有助于梵蒂冈与中国当局的互信。这可称为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至少让我们大家看到,中梵目前正走在对话的路途上。

 

1、 中梵协议的局限性和时效性

中梵协议的完整表述应该是“中梵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所谓局限性是指协议的内容方面,仅限于牧灵层面的“主教任命”方面;所谓时效性是指协议只是“临时性”的,协议期为两年。

教宗方济各回答有关提问时说协议不是一部“即兴作品”,而是一段“真正的旅程”并称谈判过程是“向前进两步,向后退一步,又向前两步,再退后一步”。教廷发言人Greg Burke也表示,这个协议并非进程的终点,而是个开端。「梵蒂冈新闻」网报道指出“该项临时性协议是经过漫长过程的慎重商讨后签署的,协议也将就其本身的落实情况,进行定期性的评估,该协议涉及教会生活极其重要的主教任命问题,并为更广泛的双方合作创造条件。”

所以,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中梵协议并不是一个成熟的果实,双方经过旷日持久达成的共识只是“走一步看一步”,需要在实际中不断调整、磨合,如果双方有矛盾和分歧,后续可以修改、调整甚至是废除。现在对一个内容未知,走向未知,成果未知的协议大唱赞歌,无疑是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罔顾事实,企图用“精神胜利法”来回避现实从而自我蒙蔽。

 

2、 中国政府对天主教的政策实质改变了吗?

众所周知,1949年建国之后,中国当局推行的是以强硬的行政手腕消灭宗教的做法,从“四清”到“文革”均是如此。与此同时,当局利用统战手段,企图在中国成立与教宗脱离关系的“中国天主教”。他们公开否认教宗的首席权;在祝圣主教和神父时,需在礼仪中宣誓脱离教宗,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在日课、弥撒经书、圣书等出版物中,凡有关教宗的字句、教理,都被删去;不准为教宗祈祷等。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情况才有所改善。强行使用暴力消灭宗教的政策变为让宗教在社会主义成熟之后自然地消亡。1982年的《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又称为《十九号文件》)、1989年的关于在新形势下加强天主教工作的《三号文件》、1991年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于问题的通知《六号文件》、以及最近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等等,表面上看似宗教政策在与时俱进,其实政府对宗教的态度和基本政策始终如一,几乎没有变化。另外,从中梵协议后,各地政府对地下神职们的转化中,我们也屡屡得知。政府明确告知,“中梵签协议了,但是宗教政策不变,一切照旧。”所以说“宗教政策变化”实质上只是统战策略的变化,单说天主教方面,最基本最核心的政策“独立自主自办教会,自选自圣主教”自始至终从未发生任何改变,政府企图建立一个自己牢牢掌控的“自办教会”的想法也从未改变。

但是,是什么让中国当局消灭、控制天主教的企图一次次失败,是什么迫使政府的统战策略不断更新改变呢?是整个在中国的天主教会对真理的持守和对教宗的忠贞,历经血雨腥风仍不变初衷,面对迫害打压仍坚守内心的良知。说到底,脱离教宗的“自办教会”就不是天主教会、没有教宗任命的“非法主教”就不是教会牧人,假的真不了,即使它在政府的扶持下运行六十年,越办越像天主教,仍难以掩饰它虚假的真面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在柬埔寨天主教徒带领圣女耶稣圣婴小德肋撒父母的圣髑进行朝圣
28/08/2019 15:52
米奥教区:成千上万名青年参加圣周朝圣(图)
16/04/2019 13:39
阿萨姆一穆斯林被「圣牛保护者」逼迫当众食猪肉
09/04/2019 12:42
以色列驻圣座大使对与梵蒂冈的谈判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03/12/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