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2014,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教会:信心和谨慎对待教宗邀请习近平到梵蒂冈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中国天主教会网站上广泛报道了阿根廷网站刊登的消息。即教宗签署的信,已经转交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身边心腹。中国北方一名神职人员表示,首先,展示了对中国国家主席的高度赞赏。第二点:谈中国教会的问题。香港期待习近平的答复。中国和梵蒂冈在世界多极化、中东等问题上立场一致。乒乓外交推动世界和平、中国的宗教自由和民主

罗马(亚洲新闻)-教宗方济各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梵蒂冈谈多极化国际社会中的"世界和平"问题,已经铺天盖地地登上中国各个天主教会网站。官方和非官方教会的教友中,有人对此充满了信心。一名中国北方的神职人员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表示,"这对世界来说是件好事。教宗这样一位世界舞台上的重要人物邀请我们的国家主席,也是承认他是一位重要人物。两人可以一起建设世界和平。教宗方济各对中国国家主席有信心、对中国可以对世界和平产生影响有信心"。

       这种的信心被谨慎遏制了。首先,需要等待习近平的答复。"我们不知道是否能够尽快得到答复,还是需要时间"。第二点,教宗与习近平就和平问题会晤,不能涉及中国教会的难题:缺乏宗教自由、被捕和被隔离主教、摧毁浙江省和其它地区的教堂运动。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名司铎继续表示,"目前,重要的是展示与习近平关系的信心。中国教会问题是第二步,以后展开的第二步"。

       发生了什么

       近日,中国大陆官媒和世界各地媒体疯狂报道了九月十六日阿根廷网站Infobae刊发的消息,即教宗方济各致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且已经由阿根廷正义党领导人里卡多·罗马诺和中国科学院驻南美共同市场代表何塞·卢汉交给了习近平的心腹。

       教宗是九月三日在圣女玛尔大之家把这封信交给两名来自阿根廷的信使的。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圣座国务卿对各国关系事务部部长蒙贝尔蒂总主教在场(见照片)。

       罗马诺还向Infobae声明说,交谈中强调了需要与北京建立关系"从而促进多极性质的决策,保证更大程度的治理,服务更友爱的全球社会,以及达致更大的社会平等程度"。

       长期以来,中国试图摆脱美国的经济和贸易垄断:不断推崇用人民币进行贸易往来,不再受制于美国;高度重视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等金砖国家关系从而对发展中国家施加影响力;对伊拉克、伊朗、叙利亚、以色列-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立场历来不同于美国(和以色列)。在上述问题上,中国和梵蒂冈的立场是相似的。为此,梵蒂冈邀请有效地建设"多极"世界完全迎合北京的心声。

中国内部问题

            但是,很难说教宗本人亲自发出的邀请是否能得到北京的接纳。中共绝大一部分势力仍然用毛泽东的眼光看待梵蒂冈,如"为资本主义服务的野狗"。尽管教宗方济各的方式--饱受富裕社会、金融世界抨击,将其视为拉丁美洲的代表--正在捣毁意识形态的围墙。在从韩国返回罗马的专机上、飞越中国领空时,《人民日报》所属的《环球时报》非常奇怪地盛赞"第三世界的"教宗,"尊重中国、对中国表示出了尊重"。

            问题是无论"斯大林"势力还是"自由派"都怀着恐惧看待向天主教徒开放宗教自由。因为可能会开启一个最危险的缝隙,那就是其它宗教团体(基督教新教、穆斯林、佛教和藏传佛教......)或者民主派要求自由。中共高官的这种害怕(或者恐惧),实际是害怕开放导致中共本身的终结。

            习近平本人也曾表示不需要给批评党的人留下空间、中共要维持一党制以防重演前苏联的垮台。

            宗教自由、中国-梵蒂冈关系和民主之间的关系,不仅教会社会训导--中国修道院几乎要偷偷教授--中充分揭示了,香港正在上演的也体现了这一点。在这里,天主教会与所有要求普选、直选特首的人站在一起,超过了前英国殖民地时代的惯例。上周,中国官员造访了一名香港教会人士、告知其如果过份支持民主可能会让仍然是梦中的北京与圣座的关系渐行渐远。

            为此,一名中国观察员在香港就教宗致函习近平发表评论指出,"我们要看习近平的反应。如果回应,则是好消息。但目前还没什么可高兴的、也没什么可伤心的。总之,谈世界和平终究是好事,尽管不谈中国内部的和平问题"。

            乒乓

            方济各邀请习近平使人想起了中美一九七一年著名的乒乓外交,为来年尼克松访华、最终中美建交开辟了道路。

            教宗方济各的建议是令人激动的:巨大的人文和外交上的举措,展示了对中国的厚爱、渴望中国尽快承担起世界大国的国际责任。许多人认为,中东失败了、在欧洲的乌克兰也失败了,所以在这样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里,美国对世界事务的影响力降低了。现在也是到了坚信中国(或许和印度一起)将在世界发挥巨大作用的时候了。

            诚然,不能忘记,中国在高举多极化大旗的同时,正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制造新的殖民主义体制,将其市场强加于上述大陆、摧毁了地方工业。当不断倡导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和平、对话之际,却在压制本国那些想让维吾尔人和汉人对话的人--就象维吾尔族人土赫提;在大肆强调改善与圣座关系时,却压制香港民主、摧毁浙江圣堂、控制官方教会主教、让地下教会主教失踪、将司铎关进劳改营。

            由此展示出,中国的乒乓外交是要因场合而异的。或者教宗方济各不应该降低身价仅限于与习近平的关系,还应该在不同的场合中帮助中国教会、揭露宗教迫害、要求释放被关的主教们、任命多年主教空缺教区的新主教,不要等着北京绿灯放行。

            这一切都与世界和平有关,因为一个和谐、尊重国民权力的中国其国内会更加和平、还将在海外结出和平的果实。不仅如此,或许这才是最有效的途径。其余的,卡尔·马克思说过,"迄今为止,哲学家们思考了世界;现在,是到了改变世界的时候了"。以此为鉴,我们可以说:哲学家们(和国家主席们)他们思考了和平,现在是到了实实在在地建设和平的时候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