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4/2018, 09.01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天主教徒對中梵协议: 交織希望与悲伤

中国公开和地下团体的天主教徒,对中梵《临时协议》现况和未来,表达感受。多人要求双方公开协议内容;也有认为中国政府必须释放仍然被关押的主教, 以及承认秘密祝圣的地下主教。有人担心北京贬低梵蒂冈的威信。忠于教宗和教会合一团结, 但亦关注与政府”合作”的 主教的冒起。

罗马 (亚洲新闻) - 在中国和教廷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 中国天主教徒有希望和担忧、悲伤和不安。有人批评被绝罚的非法主教, 因为当中有人 "有情人和孩子", 并且是 "无神政权的忠实合作者";并且有人要求公开《临时协议》文本。

还有提出一系列该《临时协议》触发需要解答的问题;也有信徒记起因信仰被囚禁或被失踪的主教,要求政府释放他们。闽东教区郭希锦主教保持沉默,据悉他会成为詹思禄主教的辅理,詹牧原是自科绝罚主教现获教宗接纳重新共融。另一位主教将会被代替,由原本受绝罚的主教分担教区责任,表示对未来一无所知。有些认为《临时协议》给教会和中国带来更混乱的局面。

以下回应,基于安全理由, 被访者的姓名已被更改或省略。

一位中国主教: 我们对《临时协议》内容一无所知, 因此我们什么也不好说。我看到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正面的意见,陈日君枢机负面的批评。对于党没有信任, 我们担心梵蒂冈对中国共产党缺乏了解。美国经历了40年的营商经验后才明白这一点。

许多信众都感到失望, 但作为一个牧者, 我必须鼓励天主子民保持真正的天主教信仰和与教宗的共融。目前,只能等待和面对这份《协议》的结果。再者, 我不知道明天教廷是否要求我辞职。我非常同意田英杰神父 (Sergio Ticozzi) 的文章。谢谢你们的先知性工作。

一位闽东教友: 郭希锦主教不想说什么。

陕西省马里奥: 我觉得欣喜, 也有点忧担。开心, 因为它是种种事物的开端;担心, 因为我们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真正尊重这项《临时协议》。然后, 我也希望这些不再受绝罚的主教们,能够重新获得天主子民的尊重。我希望政府尽快释放被囚禁的主教, 并承认非官方的主教。另一个希望是, 教廷将很快任命主教,为所有悬空教区任命主教。

河南省若瑟: 在河南的教友当中,有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乐观主义者很高兴, 因为最终达成了《临时协议》;悲观主义者不快乐, 因为他们看不到《协议》对中国教会的利益, 因为宗教自由越来越恶化。我们各自听从信德的《协议》带领。

浙江省德肋撒: 我的天主教徒朋友们大多数感到悲伤和不安。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们。在这项《协议》之后, 他们看不到希望或未来。对他们来说, 这消息令他们极之悲痛, 因为他们感到被背弃。

上海教区歌莉亚: 我立时想说, 在我看来, 梵蒂冈应该公开《临时协议》内容, 以避免被人操纵和误导。无论如何, 在签署这个《协议》之后,许多问题依然存在,需要逐一解答: 七个修好的主教将是留任他们教区的正权主教或辅理者, 或者受管于其他忠贞的主教?那些不被中国政府认可而被教廷任命的非官方主教,将会有何安排? 如果许多主教仍在共产党领导下宣扬「独立自办」教会, 教宗将如何成为天主教会的领袖呢?有人知道被囚禁主教或在警方拘留下被失踪的主教的下落?我们没有忘记上海教区马达钦主教,他的状况如何? 如果梵蒂冈没有处理好这些问题并找出答案,它将失落中国天主教徒对其信任。

山西省太原教区保禄: 在我看来, 这项《临时协议》最糟糕的地方,是承认七个被逐出教会的绝罚主教。他们被无神论政权选中, 反对伯多禄继承人的意愿;其中有些更有情人和孩子;他们之中也有一些效忠于无神论政权的忠实合作者。教堂里有很多向党政告密的人, 我们担心这些主教之中有些是告密者。我担心这种真实、具体的、可悲的情况, 是主教们将来被拣选方式的前奏, 即使他们最后会得到教宗的批准。

广东省广州教区若望: 我对这项《临时协议》不太了解, 但在我看来, 这是一个分裂、冲突和难题的开始。无论如何, 我赞成有《协议》, 因为这是第一步。如果我们只在一切完美的时候才行动, 什么都不会发生。我相信教宗方济各和其合作者: 圣神会指引他们。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教宗在塔克洛班遇上风暴:我们有一位天主,在人生最艰难时一起痛哭和走在一起
17/01/2015
全体大会充分展示出圣地守卫团的活力与生机
12/06/2007
以色列驻圣座大使对与梵蒂冈的谈判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03/12/2004
近三十年来的变迁
31/10/2003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