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2020, 17.52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麦卡里克事件」浮现错误、低估恶行和谎言

教廷就前枢机西奥多·埃德加·麦卡里克案(1930至2017年)发表《体制知识和决策报告》。帕罗林枢机:「我们就事件给受害者、其家人、美国的教会、普世教会造成的创伤,怀着悲痛发表这份报告。」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错误、低估状况、教廷取得不完整和不全部的信息」,并有虚假誓言和对他的牧民活动的正面评论。梵蒂冈这样解释西奥多·埃德加·麦卡里克(Theodore Edgar McCarrick)如何在美国及以外,成为主教、总主教和枢机,特别是一位有影响力的枢机。

这是梵蒂冈国务院今天(11月10日)发表的《关于前枢机西奥多·埃德加·麦卡里克(1930年至2017年)的教廷体制知识和决策报告》所浮现的事情。

同时,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枢机(Pietro Parolin)发表的宣言写道:「对于这些事件给受害者、其家人、美国教会和普世教会造成的伤害,我们悲伤地发表了报告。正如教宗审视证辞,我也阅读报告所根据的《Acta》所载受害者的证词,这些证词已保存在教廷的档案中,它们的贡献是至关重要的。教宗方济各在2018年8月《给天主子民的信》写道,关于性侵未成年人,『我们感到羞愧和懊悔,作为教会社群,我们承认未达到我们应该做的,没有及时采取行动,我们应当意识到这对许多生命造成重大和严重的伤害。』」

帕罗林枢机写道:「通过阅读文本,当中包括了任命主教的所有程序,都取决于有关人员的承诺和诚实。即使有最详尽的描述,没有任何程序是没有错误的,因为它牵涉到被咨询的男或女的良心和决定。」这至少解释到该位前枢机曾对于修生和神父、未成年者和成年人所做的「掠夺」行为而沉默的部分理由。

现在,从教廷文件、教廷驻华盛顿大使馆、所涉及的美国教区,以及对证人和受害者进行的90多次访谈中摘录,共461页,它首先显示了至今年为止的法典规范立法,容许当时的麦卡里克主教避免教廷抑制,反而被提升。

在1990年代,有接到性侵匿名信件,但指控不被接纳,确实因为它们是匿名。《报告》说,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任命他为华盛顿总主教,其后擢升枢机,不仅得到了大西洋两岸顾问的好评,而且「似乎有可能若望保禄二世受到过去在波兰的经历,与针对主教的虚假指控会与破坏教会的作用有关,影响了他倾向接受麦卡里克否认的说法」,声称自己从未卷入「性失当行为」。该《报告》说,在任命程序接受咨询的人,没有人对麦卡里克给予消极的意见,他们将麦卡里克形容为「勤奋的人员」。

毫不奇怪,2018年至2019年之间采取的法典规定,对于匿名声明不会被搁置。只有一份非匿名投诉,是在2000年任命华盛顿,代号「神父1」的投诉,但是申诉人不为相信,因为「他以前曾性侵过两个少年」。

当新的性侵指控于2005年提出,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要求该枢机辞职,枢机于2006年离开华盛顿教区。事实上,麦卡里克是一位荣休主教;再者,他在「主教誓言」中指称该些指控是不实的,并且当时没有未成年受害者的消息,他们决定不进行正规的法典审讯。

该枢机首先被口头「劝退」,然后书面要求「退休」。枢机妄顾这个劝退,反以高调公开活动并且外访。

直到2017年,「纽约总教区得悉麦卡里克被指1970年代初首宗18岁以下受害者提出性侵指控。当指控证辞被视为可信后不久,教宗方济各要求麦卡里克向枢机团辞职」。

帕罗林枢机的宣言指出,在教宗方济各就「麦卡里克事件」发表的《致天主子民的信》说:「回顾过去,不论尽了多少努力恳求宽赦和寻求弥补所造成的伤害,仍然是不足够。

「放眼未来,我们将不遗余力地创建一种文化,以杜绝这些情况的发生,也防止这些事件被掩盖和存在。受害者及其家人的痛苦,也是我们的痛苦。因此,我们迫切再度重申我们的承诺,以确保未成年人和弱势成年人获得保护。」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