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2018, 15.55
中国

「爱刘晓波就是重罪,就是无期徒刑。」

作者 Liao Yiwu

作家廖亦武与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电话谈话。异见分子刘晓波因癌症死于狱中。软禁期间,刘霞获得中国政府承诺可以出国接受治疗。 但迄今,事情仍未有进展。 尽管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 )要求,也无法与她见面。 廖转求政治家和普通民众援手。

柏林 (亚洲新闻/China Change) - 这篇是中国作家廖亦武今天发表的文章, 呼吁中国政府释放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遗孀妻子刘霞。目前, 她被迫孤立和软禁的状态下生活, 心灵受到极大创伤。尽管她没有犯下任何罪行, 她被剥夺出国旅行的权利去接受治疗。全文如下:

 

亲爱的朋友,这里我再次公开与刘霞在2018年5月25日上午的一段谈话录音,长度为21分钟,我截取了最后的8分多钟。刘霞说:「爱刘晓波就是重罪,就是无期徒刑。」

令人五内俱焚。爱就是重罪吗?当习近平的父亲文革中被毛泽东以「反党罪」投入监狱,他的母亲并没离开,他的母亲也没像刘霞这样被囚禁多年。

2014年1月,刘霞与世隔绝三年余,终于在北京家中接到我从德国打过去的电话。我叫了声刘霞,她就哽咽起来,持续了20多分钟,我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她挂掉电话。我再拨过去,还是这样,她几乎失语了。

一晃又多年,其中的煎熬一言难尽。总之,最后,晓波被谋杀——以保外就医的名义,他俩在类似囚笼的病房朝夕相处了不足一月。每天有100多人次进进出出,对晓波实施密不透风的所谓「抢救」——晓波让刘霞一定要出去,甚至梦想在人生最后时刻送她和刘辉(刘霞弟弟)到德国。他走后,警察也若干次许愿,只要配合他们,就会放她出国治病。

去年4月,我通过柏林墙时代最著名的诗人兼歌手沃尔夫・比尔曼(Wolf Biermann)夫妇,转交给默克尔总理第一封求援信,附录了刘霞手写的「给有关部门的出国申请」,得到及时响应,并藉此建立了信息渠道。如此算来,德中政府间不公开的交涉,已长达一年余。直至今年4月初,根据种种貌似乐观的迹象,刘霞一次次整理行装,却不料梦想破灭,曾对她许愿的人也躲着不见,绝境中的她突发「以死抗争」的冲动。

我劝她再等等,高危关头,我不得不以《Dona Dona,把自由给刘霞》为题,首次公开与她的谈话录音,从低调运作转为高调呼吁,在国际社会引起广泛关注。

默克尔总理5月24日访华前夕,我接受了德国电视二台的访问,恳请默克尔总理将刘霞带出来,如果不成,至少可提出探病,或者让医疗专家去会诊——对于困兽似的刘霞,这或许是迄今为止最大的获救良机。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尽管默克尔在德国驻京使馆接见了李文足等多名709系狱律师家属,并强调她想亲自与刘霞接触;尽管在两国政府总理共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李克强宣称中方尊重人道主义,愿意就「人权个案」与德方对话——这算最高级别的官方表态。

而在刘霞那边,警察提前数日登门,吩咐她去外地旅游以回避默克尔,刘霞坚决不走,警察也没勉强,只是频频规劝,并告知不久有人会与她谈出国。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许愿。警察说7月份,晓波周年忌日过后,肯定放她走。我表示怀疑。我说万一7月份还是不放呢,不如先寻思应对之策。刘霞闻之惊恐,继而抑郁爆发。

下面的对话根据5月25日,也就是默克尔访华最后一天,我们的电话录音整理:

廖:你上次说死死死,我像触电一样。

刘:我死了就不麻烦任何人嘛。

廖:哪能这样?哪能轻易就去死啊,这个,使不得啊。

刘:所以陪着我,就安静地陪着我,让我干这干那的,我就谁的电话也不接了……你想一切都那么容易,我能像个自由人一样活着,我会一定要出去吗?对不对?晓波不是看着每天都是警察跟着,一屋子监控器什么的,所有东西都不那么……他能让我出去找自由吗?我在这边也有好些朋友,有时候,把人逼得没得选了……。

廖:是啊,上次你让我把它录下来,我觉得你已经崩溃啦,我当时……。

刘:那是没问题。但是你后面就不要说,你要这样,你要那样……。

廖:好好好……就等到7月份,看他们怎么说。

刘:对。

廖:我感觉你还是能够出来……。不过,他妈的够磨人……。

又是没完没了的哀泣,无法打断,更无法安慰。于是我放以色列歌手Motty Steinmetz领唱的《太多爱》。我曾经放过多次,刘霞非常喜欢。Motty Steinmetz从小跟祖父学习犹太传统圣歌,歌词均出自希伯来语圣经。

刘霞在歌声中哭诉:「他们要让我在这儿,把晓波的刑期继续服完。」

我张口结舌。想起去年晓波走,她回到家,望着满屋子的书,旧的晓波都看过,新的却来不及看了。她感觉窒息,刚要抓药片,就栽倒在地。几个钟头之后醒转,浑身是伤。

我脑海深处涌现一段同样出自希伯来语的《雅歌》:

「神这样说:
你年轻时的恩爱,
新婚时的爱情,
你怎样在旷野,
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
我都记得」

这也是已在天上的晓波的心声吧。刘霞接着说:「我要看看他们还能残忍到甚么程度,无耻到甚么程度,看看这个世界,还能够堕落到甚么程度……。」

我说:「你这仅仅,也不为其它,仅仅是因为爱情,就经历了这些……。」

她说:「那宪法上应该再写一条:爱刘晓波就是重罪,就是无期徒刑。」

我闻之胆寒。就不敢再接茬了。刘霞说:「我先去吃个药。」

我只好告别:「再耐心一点,等到7月份。」

她嗯嗯着挂了电话,我却在桌边久久枯坐,并决定在天安门大屠杀29周年前夕,继续为她的自由呼吁。

亲爱的朋友,无论你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无论你是政要、议员、外交官还是普通公民——我也知道在晓波故交中,除了大批异见者,还有不少中外诗人、作家、学者、艺术家、汉学家、记者、演员、律师和公知——如果你在北京,请抽空去探望她;如果一个人害怕,请邀约一些志同道合者;如果他们不让见,请在她楼下读诗或喊话;如果他们阻止,请将诗传单送给他们。

当然,如果你不在北京,或不太愿意,至少可以传播她的录音,让更多人——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梅姨及挪威的评委们——了解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这些年的遭遇。

2018年六四前夕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刘霞终于有消息了。与有人接触但健康令人担心
10/02/2017 17:57
印尼主教们说,穆斯林激进分子威胁攻击基督徒
24/12/2010
教宗在四旬期避静期间为伊拉克基督信徒与伊拉克和平祈祷
25/02/2010
教廷各部在圣伯多禄大殿举行弥撒圣祭,为教宗健康祈祷
19/02/2005
教宗呼吁取缔死刑和无期徒刑,后者是"隐藏起来的死刑"
24/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