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3/2019, 11.49
香港-中国
發送給朋友

夏志诚主教:我为香港青年哭泣(视频)

作者 Joseph Ha Chi-shing

香港辅理主教认为,青年的呼求是公正的,且表达了他们对「社会的爱护」。面对充耳不闻的掌权者,近日呼吁废除《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是唯一可行的道路。

香港(亚洲新闻)- 听到了昨日参加反中国引渡法游行青年的分享后,夏志诚主教哭了。昨日,他在圣母圣衣教堂主持了弥撒圣祭,并在讲道时这样说到,与此同时,示威者与警方正在发生激烈冲突。夏主教认为青年的呼求是公正的,且表达了他们对「社会的爱护」。主教说,他们都是「理性、和平、克制的青年」,尽管在执拗的政治权利面前,他们显得「无能为力」,并被「暴力对待」。当局政府「说要定下多么美好的法例」,但好像「沒有什么人明白」的法例。以下便是讲道全文(由《亚洲新闻》负责编辑翻译)。

 

「弥撒前一小時,我和几十位青年倾谈、聆听他们。他们都是今天都几小时或全日在金钟的。我好难过 ,不应该如此结果的。我听到青年的态度,都是理性、和平、克制的。或许你会说他们天真,他们以为人多聚集,就会起作用,推迟逃犯(引渡)条例的议程。

但不知什么原因,不知是谁的命令,他们的经验告诉我,青年受到的,是被暴力对待。我完全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青年完全不应该要面对这一切。我从沒有想像到,香港社会为何会走到今日?

我在香港出生、成长。这儿有我家人,有我所爱的家人!我们想自由地生活下去,想生命能受保障,希望拥有人该有的自由,不用生活在恐惧中。难道这样很过份?难道这是我们不配拥有的吗?不是的!不对!不应该如此!因此,几天前,我们当中很多人走出來,用我们的脚、游行、用我们的汗水去表达。但好像沒有用.....

今天,很多人罢课或罢工,几万人围着立法会,但又被驱赶了,好像又起不了作用。教会呼吁我們祈祷、参与弥撒,又有什么用呢?

但我刚才听到青年分享时,我听到了,我见到很美善的人性表现。在如此不公平的对待下,仍是闪耀着人性的光辉,青年们彼此帮忙、互相扶持:「多少人来,就多少人走!」。这就是彼此相爱,这就是耶稣的教导。这就是我们祈祷时,祈求上主俯允我们、改造我们,从灵性从心底改造我们...... 所得到的成果。

第一篇读经,圣保禄说:「文字叫人死,神却叫人活(思高格林多后书3, 6)」。就是这份灵性了。但可惜今日香港社会,说要在文字上做功夫,说要定下不知什么法例,不知说到多么美好的法例,但好像沒有什么人明白的法例。

耶稣告诉我们,真正的法律,是成全,是使人成全!真正的法律使人懂得为其他人着想,懂得爱別人,甚至会牺牲自己。

刚才,我和林祖明神父从坚道教区中心步行到这里,因为我们怕会交通挤塞,所以也不开车了。但感谢上主让我走了这段路!我见到有很多青年,我心里很难受...... 为何会这样的?但我在这份难受中,却很欣赏他们。

我欣赏他们这份纯洁,对社会的爱护。他们做不了什么,他们还可以做什么呢?他们只能够站在街上叫几句口号,以表达他们的意愿,希望当权者听到,只是如此而已。

有何过份之有呢?为何不可以呢?
我沿路行过来,我的心在流泪。

但同时,我感谢上主!感谢天主,让我们香港社会,能拥有这么美好的青年。我見到上主他的肖像,铭刻在这些年青人灵魂的深处,他们走出來,其实、不是为了自己。

各位兄弟姐妹,我不知道我们还可以做什么,路可以怎样走下去。但今日耶稣告诉我们:成全!真正的成全在我们,我们怎样看待我们的生活和生命。我们寻求公义,就用公义的方法!

我们为了香港社会,就为香港社会上每一个人,懂得彼此相爱、彼此尊重,互相一起为我们这片土地,能做一丁点就做一丁点。即使只是一篇经文、一个祈祷、一个反省、一句话、一个WhatsApp讯息...

各位兄弟姐妹,人的能力有限,让我们信赖天主、投奔于他」。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陈枢机:香港政府将青年推向绝望深渊。他们说:让他们向我开枪
13/06/2019 12:34
过百万民众加入抗议《逃犯条例》游行(图和视频)
10/06/2019 13:58
亚洲人权状况,十个国家局势严峻
18/01/2006
生活在伪宗教自由下的天主教会
31/01/2004
香港,大罢工导致超过200班次航班被取消
05/08/2019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