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2019, 08.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亚马逊世界主教会议:牧灵窘境与崭新道路 (第二部分)

作者 Martìn Lasarte

人们常说「新方法」,但是植根于1968年,70和80年代的「旧」意识形态模式又根深蒂固。 文化人类学使得无法宣讲耶稣基督。一律的强调服务,使教会变成了没有神秘色彩的非政府组织。世俗主义让见证无处可寻。五旬节教派正在利用这种精神上的贫瘠现象。提出一些牧灵建议。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拉丁美洲教会的牧灵工作仿佛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病态」一般。这种奇怪的定义,出现在在慈幼会马丁·拉萨特神父(Martìn Lasarte)文章的第二部分,他提供了一种在亚马逊世界非常流行的传福音的方式。在那儿,基督的讯息被掩盖,耶稣的宣讲,因要维护传统文化的纯正性,而被忽略。提供医疗、社会、政治服务,但不提供温暖和神秘感;世俗主义遍行,信仰被隐藏。作为被教宗方济各选为会议神长的拉萨特神父,也提出了八条「新道路」,只要它们「确实以新的热情塑造」即可。 关于第一部分,请参见此处。

在罗马召开的世界主教会议的主题是「亚马逊:教会与整体生态的新旅程」。人们常听到新福传的表达,这种表达似乎也成了证明有德行者(viri probati)的近义词。我完全同意,我们必须寻求传福音的「新方法」。但是,就这个新字,也许有待我们再次探讨。

我认为在拉丁美洲的各个地区,尤其是亚马逊地区,牧灵工作的问题之一是坚持「旧路」。在不同的教会和教会机构中,存在着极大的保守主义。我所指的不仅是梵二前的传统主义者,而且是指牧灵方面,有不少思想根植于1968年,随后的70年代和80年代。

对于某些人而言,拉丁美洲大陆主教的唯一一次大会是在麦德林,却忽略了普埃布拉,圣多明各,阿帕雷西达时期的收获与反思,特别是在与文化对话,传福音和传教问题上。

我认为,有三种类型的牧灵阿尔茨海默氏病会影响亚马逊传福音的净土。

文化人类学

1971年,由12位人类学家组成的小组撰写了著名的《巴巴多斯宣言》,其中说到耶稣的好消息对土著人民是坏消息。 毫无疑问,在这一挑衅言论让世人哗然,这也促使了人类学家和传教士之间进行了富有成果的对话,这有助于彼此认识。但是在其他一些地方,它陷入了自我审查,失去了「福音的喜乐」(福音的喜乐,第1-13节)。 我记得有一些修女决定「出于对土著文化的尊重」而不宣布耶稣基督,也不进行传教。她们的工作仅限于见证和服务。

20年后,当福音派团体到达土著社区时,他们问传教士是否能同时宣讲耶稣,神父的回答是:「姐妹们,是时候了,谈谈耶稣了」。

有时,一味的坚持见证,会忘记宣讲工作。在这方面,保禄六世在传福音的基本文件,即《在新世界中传福音》(Evangelii nuntiandi,22)中告诉我们:「但是,这仍然不夠,因为即使最好的见证如果不加以解释及说明──这就是圣伯多祿所说的准备答复那些询问你们为何希望的人──并以清楚的宣讲耶稣基督而明朗化,毕竟仍然无效。由生活见证而宣布的福音迟早必要用生活的语言宣布出去。如果不宣布纳匝肋耶稣、天主的名字、教訓、生活、许诺、天国及奧迹,则不是真正的宣传福音」。

社会道德主义

我在多个地方听到过牧灵工作者的这种表达:「当人们需要时,他们就来找我们了(天主教堂),但是当他们在生活中寻求意义时,便去向了他人(讲福音的人等)」。显而易见的是,教会想要成为「撒玛利亚教会」,却忘记了自己是「抹大拉的教会」:即一个提供服务但不宣扬主复活的教会。

教会的社会承诺是选择向最贫穷者传福音,这是教会的巨大财富,它在许多倡议中得到了实现,这些倡议有利于健康,教育,捍卫人权,捍卫土著土地, 团体的社会组织,生产合作社,环境保护等。

毫无疑问,对人类尊严的承诺一直是,并将继续是传福音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也是教会不可侵犯的底线。这样的承诺不仅对拉丁美洲教会,而且对普世教会都是一种财富。

但当它成为教会的一切时,问题将会接踵而来。一些其它方面自然而然的会被忽视:慕道问题、礼仪问题、礼拜仪式等。我们处于长期困惑当中。

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讲道也会过于集中在与承诺、转变和社会解放等有关的社会问题上; 关于世界不公正,结构性罪恶等,这些都是传福音的组成部分,但其传播方式,不禁让人们觉得与自己关系不大,他们更加关心自己的孩子或者家庭问题等。以主题和动态为特征的「社会道德主义」宣讲有时带有沉重的意识形态和社会主义还原主义色彩,无法触及人们的内心。

感谢天主,如果不是「朴素的文化中体现出的灵性」,而仅考虑理性的牧民计划,那么想想圣母玛利亚本人就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孩子。这才能抚摸大众的心,不是从深刻的思考开始,而是从朴素开始。大众虔诚:富有、简单、直接、充满感情,才能让人深刻地感受到。请记住,亚马逊人对拿撒勒圣母的热爱,十月份在贝伦德帕拉,大约有200万朝圣者伴随着拿撒勒圣母像游行(见图)。

在拉丁美洲教会中,天主教徒向福音派和新五旬节派靠拢,无疑是由于各种因素造成的。但是,对此不能简单概述。因为,肯定缺乏一种「更具宗教性」和「对社会化程度较低」人士的牧灵关怀,因此他们选择走向福音派教堂和新宗教运动。在世俗话语中,在兄弟般的热情欢迎中,在不断的存在中,以强烈的归属感,这些人发现了「意义」。

在我看来,这是牧灵神学难以转换的问题之一,在其中我们几乎无法认识到某些失衡和激进现象,我们的牧灵工作变得毫无生机,从而引发了精神层面的崩盘。思想掩体中有着一种坚不可摧的防御态度。

我曾经参观过一个教区,在1980年代初期,那里有95%的人口是天主教徒。 而如今,只有20%。我记得一位欧洲传教士说过,他有条不紊地「破坏」了该地区:「我们不赞成迷信,而是人的尊严」。 我想这说明了一切。

教会在某些地方已经变成了伟大的服务业管理者(健康、教育、宣传、倡导等),但很少成为信仰之母。

我访问过自己修会下属的一些机构,它们活跃于教育界多年,在土地合法化,在保护河流、反对矿产企业,在文化行业,在土著人民中也有贡献。但是,一些土著社区的领导人不允许他们进入自己的领土,因为他们现在是福音派。我们的修会做了许多事情,但是缺乏分享天主教信仰的美好,宣讲圣经以及建立牧民的过程。

世俗主义

阿尔茨海默氏症的第三个特征是世俗主义。 这无疑是一项全球性挑战。与西欧不同,拉丁美洲因其地理位置而更容易受到影响。甚至世俗的城市文化也在城市范围之外的有所影响:这些挑战在教会的整个生活和各个层面上都是正常的。

但是主要问题不是周边环境的文化压力,而是教会世俗化的事实,当教会内部的牧民,内心产生变化时:信仰会开始缺乏或表现的非常隐蔽。

毫无疑问,这些牧灵层面的选择或后果,会显现在圣召缺乏,或因为没有深刻的理由,而导致半途而废的现象。很少有人会真的放弃一切。没有人会把自己的生命献出来,仅仅为了一个「意见」。没有人会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某种相对的事物,除了绝对的天主。当这种神学和宗教层面的意义在宣讲中不明显、鲜活时,传教事业很难触及人们的内心世界。

一个没有圣召的团体,是有问题的。我们可以重用有道德的人,但是问题本质将会仍然存在:没有福音的传福音,没有基督的基督教,没有神性的圣神。

从逻辑上讲,对主流文化的一种横向观察,即天主不存在,或沦为某种象征,或文化道德观念,很难体会到独身生活是天主的一种神性和牧灵层面的恩赐,也是要神父崇尚教会和用爱去服务他人。

真正的圣召,是与基督建立真诚,苛刻,自由和个人的关系。也许这说起来很简单,但在我看来,在亚马逊传福音的「新途径」也代表着基督的新颖性。

新途径的建议

我在这里介绍八种新的传福音方式。 它们本身不是什么新东西。但这些老生重谈,是希望它们能真正地被新的热火所点燃。

1.整体传福音

这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 当我们谈到整体生态时,我们必须牢记整体福音。在传教的所有牧灵方面都以和谐,平衡的方式出现的地方,一切都与一切有关:讲道(耶稣基督喜乐的宣告),慕道(不是灌输,而是作为耐心的慕道过程,使福音与亚马逊的生活和文化交织在一起; 执事(成千上万的服务,是出于信仰而产生的富有创造力和奉献精神的慈善事业); 教会(围绕着共同信仰而建立的团体),礼拜仪式(欢乐地庆祝其信仰的团体)。 如果没有整体传福音的过程,就不仅没有圣召,而且没有基督徒,或者至少没有天主教徒。

2.丰富的慕道班

根据世界某些地方和亚马逊地区的经验表明,慕道班可以根据当地的文化特色来进行组织。 否则,如果我们仅圣化而不传播福音,那么信仰将仅仅停留在信徒生活中的表面,不会渗透进去,也不会改变。伴随着有耐心的陪伴,信仰则称为真正的人生旅程。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不嘈杂,而是富有长期成果的。

3.富有创意的教会

在传教和服务中创新的教会:根据不同情况和地区的男女老少,为他们洗礼。 一个团体应富有神职人员和教友,其中包括:终身执事、读经者、传道员、辅祭、青年领袖、传教士、服务穷人的团体等。教会只有这样的活力时,才有可能考虑采取其他事宜。

4.参与有组织的政治

这是天主教徒积极参加区域和国家政治的表现,特别是在帮助土著团体和环境保护方面。

5.基督教小团体

这个关于团体或运动的牧灵提议,在围绕着天主圣言的前提下,会增加基督徒的兄弟情谊,摆脱了城市边缘地区的冷漠,并在许多方面保留了世俗的活力和财富。这些是相伴的团体,在圣言的指引下,不断增强信仰,而传教士则以传播福音的喜悦为主。

6.家庭事工

这是以陪伴为基础的,因为传福音的最有效途径就是家庭。

7.青年牧灵

这必须适应不同背景(农村,城市,青少年,学生,工人,大学生,土著,非洲裔,混血儿,白人等)的提案,也必须重视该团体(青年协会)的生活,志愿服务和信仰培育。只有青年牧灵工作勃勃生机时,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圣召。

8.大力提倡地方圣召

它是通过相信、信任、陪伴、教育。只有给予年轻人最佳的教会资源,这才会发生。无疑,他们才是今后能找到最佳道路,给亚马逊教会崭新面貌的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泰米尔纳德邦,基督徒前往韦兰卡尼朝圣途中遭印度教极端分子袭击
22/08/2019 09:22
教宗访班吉: “我是和平朝圣者和希望的使徒”
29/11/2015
教宗指出修会会士应作"有引导的领导",领导人们"走向耶稣",本着顺从和服从的精神让"耶稣"引导自己
02/02/2015
教宗指出尽管世界有腐败、"忽视"天主,但基督徒应该继续保持希望
27/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