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19, 20.1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亚马逊主教会议】已婚神父真的是解决方案吗? (第一部分)

作者 Martìn Lasarte

对于慈幼会马丁·拉萨特神父(Martìn Lasarte)提出的已婚并证明有德行(viri probati)的男性授予圣秩建议,有可能是由牢牢埋藏的圣职主义引起的。教会的历史丰富,不少事例显示有受过洗礼的平信徒,在没有任何神父(南韩、越南和现时许多非洲国家)的情况下,进行的富有成效的福音传播。对这场辩论的一种贡献是使亚马逊主教会议的讨论更炽热。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在梵蒂冈目前正在举行的亚马逊主教会议的讨论中,一直不断地提出要让已婚平信徒(证明有德行者(viri probati))成为保证在亚马孙河流域,能向天主教小区施行圣体圣事。该建议除了载于是次主教会议的《工作文件》外,胡默斯枢机(Hummes)的报告中亦有触及,并在每天的新闻发布会中提到。

作为辩论的贡献,我们介绍了慈幼会马丁·拉萨特神父(Martìn Lasarte)的思想,他是乌拉圭人,在非洲传教,也是慈幼会全球活力团队成员。他负责非洲和美洲的传教活力工作。拉萨特神父获教宗方济各任命为会议神长。

本文分为两部分,今天和明天连载。拉萨特神父认为将已婚的平信徒祝圣是「圣职主义」,并列举了南韩、日本和非洲的许多平信徒传扬福音的成果。另外,拉萨特神父对现时涌入亚马逊的传扬福音方式表示怀疑,这种传扬福音方式,未见增加当地圣召。

我们刊登作者提供的文章,内容丰富,标题为《亚马逊福音传播的解决方案吗?》。原文在2019年8月12日意大利语《一周新闻》刊登,题为A ordenação sacerdotal dos viri probati será a grande solução para a evangelização da Amazônia? 本社翻译为中文:

据说,对于偏远地区祝圣平信徒为神父是必要的,因为神职人员很难到达那些小区。按我的意见,要解决这个问题,披露了根深蒂固的圣职主义;似乎没有「神父」或「修女」的地方,就不能有教会生活。其实,基本问题更加严重。教会已经建立起来,但平信徒不觉得自己是主角,也不感到有归属感;如果没有「神父」,那教会就不能运作。这是一个教会学和牧民乖异现象。作为基督徒,我们的信仰植根于洗礼,而不是神父祝圣。

有时候,我有印象,我们想让平信徒圣职化。首先,我们需要一个有受洗主角、门徒和传教士的教会。在我们美洲各个地区,人们有印象,它已经被圣事化了,但没有传扬福音,水与醋混合了,而不是水与酒混合。职务的「功能性」远景,并没有使整个基督徒团体有新活力,重新成为传扬福音的主角。因此,祝圣平信徒为神父并不能解决问题,倘若基督徒的洗礼承诺将保持不变。

我们需要扩阔宽视野,从普世角度审视教会的生活和经验。韩国教会从教友传扬福音开始。在中国受洗的平信徒李承熏将天主教传遍了韩国,为自己施洗。自韩国教会成立(1784-1835)之后51年间,韩国教会由平信徒传扬福音,偶尔才有神父到来探望。尽管受到了迫害,多得已领洗的主角心态,天主教小区仍然蓬勃发展并广泛传播。

由圣方济各·沙勿略(Francis Xavier)1549年建立的日本教会,受迫害三百年后,最终兴盛开花;传教士被驱逐,最后一位神父在1644年殉道。只有200多年后,神父(法国传教士)才能返回。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由隐藏的基督徒组成的教会存在。在基督徒团体中,有许多职务:一个主管、传道员、施洗者、传道人。基督徒在19世纪新的神父到来之前,一直保守信仰:教会一定会返回日本,要见到三个标记:「神父独身、有一个圣母雕像,以及他们服从罗马教宗。」

接着,我想讲一些个人的经验,我在非洲(安哥拉)传教25年。当地内战在2002年结束,我得以探访当地的基督徒小区,他们已经30年没有圣体、也没有见过神父,但仍然坚守信仰、维持充满活力的教会团体,由「传道员」领导),这是非洲一个基本的职务,也有其他职务:传道人、祈祷领袖、妇女的牧民关怀、为最贫穷的人服务。这是一个没有神父但却活泼的教会团体。

在拉丁美洲,不乏积极例子,例如危地马拉中部(韦拉帕斯)的基奇(Quetchi),尽管某些团体没有神父,但平信徒神父仍生活在小区中,他们的职务、礼仪、教理路线、传教,其中福音派团体几乎无法渗透。尽管所有教会小区的神父都很匮乏,但它是一个本地教会,拥有丰富的土著神职人员使命,甚至建立完全源自本地的男、女修会。

为什么亚马逊没有圣召?

亚马逊地区缺乏神职人员和修会圣召,是一种牧民挑战吗?还是神学与牧民选择,没有得到预期结果或仅给出部分结果?我认为,将「具德行」作为传播福音的解决方案的提议是一种虚幻的,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提议,远远没有解决真正的根本问题。

教宗方济各在《福音的喜乐》第107号写道:「很多地方,正在经历司铎与奉献生活圣召的短缺。这常是因为团体缺乏有感染力的宗徒热忱,导致热情冷却和魅力减退。何处有生命、热忱和传扬基督的渴望,何处就有真正的圣召。即使在一些堂区,神父不见得特别热心或喜乐,但友爱的生活和团体的热忱,仍旧能在青年中唤起渴望,把自己完全奉献给天主和福音的宣讲。这事更为真确,当发生在一个朝气旺盛的团体中,他们坚持为圣召祈祷,无惧地建议青年踏 上特别献身的道路。」

教宗谈及问题的关键。不是因为缺少圣召,而是因为缺乏提议、缺乏宗徒的热情、缺乏兄弟情谊和祈祷,也缺乏认真而深刻的传扬福音过程。

我与其他两个具有丰富的生物、精神和教会生活的「生物群落」进行比较和对比:布拉马普特拉河的生物群落和刚果盆地的生物群落。

在印度东北部,自1923年以来,福音传教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这要归功于一个细小的天主教徒小区,教友不到1,000人。根据2018年的数据,今天该地区有1,647,765名天主教徒,3,756名修会人士和1,621名神父(其中一半属于当地少数民族,其余的则来自印度其他地区)。扎根于少数民族地区的有15个教区有大约220种当地语言(纳加语、卡西语、万乔语、诺克特语、贾因蒂亚语、阿帕塔尼语、哥罗语、阿洪语、瓦尔语、博德语...)。这些人们,像亚马逊人一样,与印度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徒隔离已有数百年,他们在喜马拉雅山的山脉和森林中避难,过着祖传的习俗。不过,90年来发生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变化。今天,天主教徒和天主教神父的比例是1比1,000,这是非常好的。这些「部族」少数民族的许多基督徒,在印度的地方和国家政治中都占有重要地位。

另一个生物群落是刚果河,周围的国家有500多种人口和语言。与其他情况一样,基督信仰也经历了种种困难,在非殖民化时期(1960年代和1970年代),被认为是殖民主义宗教的挑战更大。尽管一切,非洲教会的开花是明显的和有希望的。在过去十年间,在那个生物群落中,神父的圣召增长了32%,而且这种趋势似乎还在持续。

我们还可以举出越南、印度尼西亚(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东帝汶、大洋洲的其他例子,但当然不能来自我们世俗化的欧洲。在所有地理区域,基​​督徒小区都面临挑战和困难;但是我们看到,在进行认真、真实和持续传扬福音,而神职人员圣召并不缺少。

随之而来的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人类文化背景上如此众多的人类和亚马逊民族的共同点,在其仪式、神话、强烈的小区意识、与宇宙的共融,以及深刻的宗教开放性上,怎么可能有充满活力的基督徒小区和蓬勃的司铎圣召,而在亚马逊地区的某些地区,经过200年、400年后,教会和圣召却出现贫乏状态?有些教区和修会存在着一个多世纪,却没有一个本地土著的圣召。是否有一个额外因子还是缺少一个基因,还是其他问题?文化差异如此悬殊吗?

一个可能的答案是,从文化上,亚马逊民族不了解独身生活的要求。许多人甚至是怀着良好的意愿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它充满了浓厚的文化观念,更不用说种族观念了…。在印度、大洋洲和非洲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在庆祝《夫至大》宗座牧函 (Maximum illud) 一百周年,以特别传教月来召开这个主教会议,以响应这个问题。

该份文件鼓励和刺激欧洲殖民地的教会中,促进土著人士的圣召。

在这里,我们可以举例说明,精神派、白人教父,他们宏伟传教工作,他们果断地支持本地圣召,在整个非洲创造了繁荣的神学院。

当然,献身圣召是具有挑战性,但它涉及资源投放和培训优秀的人员,而传教士的生活缺少了服务体验。事实上,当地人可以创建一个亚马逊面貌的教会。这种在森林中的「旅途英雄」,也许更符合个人生活方式,这比起要有爱心耐性和奉献决心,以陪伴和培育当地圣召更为适切。

【第一部分结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刘霞终于有消息了。与有人接触但健康令人担心
10/02/2017 17:57
为向乌里玛让步,宪法法院批准未成年者的「强迫」婚姻为合法
27/06/2015
《教会在亚洲》:《习近平主席真的给教宗方济各送礼物啦?》
11/10/2016 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