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2019, 10.36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夫至大》:耶稣基督是世界的救世主,而不是心理医疗师(第三部分)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基督徒的身份不在于要做的事,而是基督本人。为移民所做的许多努力仅仅是社会学上的:没有人为他们做明确的见证,传报信仰。平信徒的见证对于治愈社会上对天主和他人的漠视至关重要。照顾万民圣召,「并向所有教会致以诚挚的敬意」。捷克斯洛伐克、中国、越南的基督徒多年来身受桎梏,希望并祈祷能够向世界传福音。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以下便是《亚洲新闻》对《夫至大》100周年所做反思的第三部分,恢复万民福传,「以及对生活和牧灵的传教变革」。关于本文的第一部分,请参见此处;第二部分,请参见此处

使我们脱颖而出的不是我们为社会所做的努力,而是在我们内见证耶稣基督,我与另一个人相处时的爱。一位来自佛罗伦萨的传教士,阿勒格里诺·阿勒格里尼(Allegrino Allegrini)向我讲诉了他刚在日本开始传教时的经历。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打击,使得许多日本人想皈依,希望在传统信仰和天主教信仰中的寻求安慰。而且,他一开始只是一名传教士,由于日语尚不流利,在教理讲授课期间会说错,便会跟自己生气然后自我纠正。每堂课上他都会说错几句话,然后再纠正。有一次,一位日本女士告诉他:「神父,您不必担心不会讲流利的日语。我们已经听懂了重要的东西:您是爱我们的,这就是为何我们继续来上教理讲授课」。

传教使命首先是将福音的喜乐,将耶稣基督带给世界。这将有助于克服传统主义者与进步主义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并重新融合这两种正在分裂教会的潮流。这便是教宗为何要重提《夫至大》的真正原因:重新发现基督徒的身份不在于要做的事,而是基督本人。圣保禄的一段话对我和我的圣召影响极大:「因为基督的爱催迫着我们,因我们曾如此断定:既然一个人替众人死了,那么众人就都死了;他替众人死,是为使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生活,而是为替他们死而复活了的那位生活」(思高2格林5, 14-15)。换言之:基督的爱已变得如此重要,我们已对此有过强烈的亲身经历,这种爱紧紧地拥抱着我们,以至于我们不能再为自己而活,而我们所要关注的是传教使命,使众人得以认识这份恩宠,这份爱。

与这紧密相关的还有另一种想法:迫切需要唤醒天主教徒对耶稣基督是谁的了解:他是世界的救世主,是战胜死亡的人,(不论他的还是我们的)。将耶稣视为心理治疗师太容易了,并只在悲伤的时候向他求助;或将他视为不影响日常生活的遥远记忆。认识到他能使人在死亡中获得救恩,将有助于我们体验教会和世界的「野外医院」,并希望其不会生锈。正如撒玛利亚妇人一般(若望第4章),我们找到了世界的救主基督,因此我们有义务将这件事传达给全世界。

在传报基督为救主的同时,我们也向与我们相遇的人传达新的尊严,为他们见证信仰。我们经常在传教期间遇到的问题是这些国家有着许多迫切需求。需要挖井、建造房屋、学校、医疗机构:这都是有意义且重要的事情。但是,若传教使命无法使我周围的人重新发现作为天主子的尊严,若传教士不在乎这一点,那么这一切几乎都是徒劳无功。

即使在意大利,我们也有可能忘记这一见证:例如,就拿移民而言,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但没有人(或很少人)想过要向他们做信仰的见证。许多来意大利的移民都是基督徒,因此,他们也需要从信仰方面得到帮助。同样的,穆斯林移民也是如此。他们中的许多人到意大利或欧洲时都感到震惊,因为他们看到不祈祷的人,人们心中毫无天主。如果他们遇到信徒,遇到那些为了信仰并作见证的人,他们反而会感到安慰。然而,即使作为基督徒,他们做的许多工作,也通常只从社会学角度解释。

 

平信徒,即受洗者

我要强调的最后一点是,平信徒在传教中的价值。本笃十五世在《夫至大》中提到,教宗方济各也在许多场合提及这一点。让我们都成为传教士的是洗礼。平信徒的见证是重要的,尤其是治愈社会中对天主和对他人的冷漠。比起神职人员,平信徒是真正入世的人:与不再相信的同事工作;与对信仰不再热心邻居一起;与穆斯林或印度教徒一起上学等等。

作为神父的我们,应该帮助平信徒意识到,通过受洗,他们也都是传教士。在过去,传教的概念针对神父、主教和传教士。对于平信徒而言,他们只能给予一些经济上的支持。如今,作为代表真正全人类的平信徒,他们的见证已经变得很重要:在男女间的婚姻中,既有困难,也有快乐;在具有社会利益的工作中,不仅仅是为了薪水;在为了共同利益的政治上,而不是为了自身的职位。

即使在「传教」国,平信徒的见证也至关重要。在香港,许多中国人是通过在家中工作的女佣而皈依的。不少女佣都是信仰天主教的菲律宾人,她们对孩子的温柔,对家和对主人的热爱,使后者能够敞开心扉,并要求受洗。

平信徒具有非常重要的传教潜力。这就是为什么在传教时要让平信徒加入,因为他们不仅是神父的执行者,更是合作者和军事。当然,神父需要以父爱般的关怀来支撑、感动、纠正他们,但在工作时,却需要他们。

 

对众教会的挂虑

最后一件事:教宗方济各和本笃十五世强调,向万民传福音应该成为整个教会传教活动的标杆:这就意味着总是有必要派送传教士出国,让他们走出国门,将自己融入其他文化,并宣讲福音。本笃十六世一直强调,我们受洗过的人就是教会传教事业的主人翁。每个教区都需要一个闪光点来作为范例,因为要不然我们总会说:「您的传教就在这里,您的传教就在这里」。是的,我的传教就在这里,或者圣神派遣我的地方,但我的心却在四方。即使我在监狱里,但我还是注定要将基督的福音带给全世界。

在我的一生中,我在捷克斯洛伐克、越南或在中国遇到了一些人,他们由于信仰原因被囚禁了数十年。然而,即使披戴手铐,他们为世界传福音的愿望和祷告,却从未变过。

圣保禄在格林多后书(11:28)中,用举例的方式列出了使徒的特征。这种表达是「对众教会的挂虑」:我不仅要对自己的教区或团体负责,而且要像圣保禄一样,挂虑、支持、祈祷和完全的将自己奉献给众教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夫至大》:反对「左右派」的行动主义。「帕查玛玛」案(第二部分)
06/11/2019 14:49
《夫至大》,通过万民福传更新教会「左右派」
05/11/2019 11:07
在柬埔寨天主教徒带领圣女耶稣圣婴小德肋撒父母的圣髑进行朝圣
28/08/2019 15:52
米奥教区:成千上万名青年参加圣周朝圣(图)
16/04/2019 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