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间的法国伊斯兰教:不「惩罚」,却融合
作者 Hocine Drouiche (*)

巴黎的大清真寺已关闭。其它一些清真寺也应要求陆续关闭。穆斯林兄弟会仍然抵抗。疫情此前被认为是对外教人的「惩罚」,现在却成为净化穆斯林的「考验」。不同种族、宗教和民族间趋于团结。为全人类祈祷。法国伊玛目理事会主席有所贡献。


巴黎(亚洲新闻)-法国穆斯林信徒在疫情期间诚惶诚恐,害怕失去自己的家人。清真寺和礼拜场所已经关闭。巴黎大清真寺及其新任院长埃德丁·哈菲兹(Chems Eddine Hafiz)为法国的4000座清真寺和礼拜场所树立榜样。大清真寺的负责人采取了主动和勇气,要求法国的所有穆斯林在家祈祷,以免病毒的传播。他以古兰经经文和先知的圣训为基础发表声明,要求穆斯林保持谨慎的态度,给予支持,并与同胞们一同抗击这种威胁人类生命的病毒。

古兰经苏拉2的第195节写着:「你们不要自投于灭亡」。

穆斯林兄弟会的批评

一些亲近穆斯林兄弟会的阿訇批评该决定,他们认为该病毒尚未传播太多,还不足以取消祈祷场所,关闭清真寺。但是事件的发展证明巴黎大清真寺院长的决策是对的,自危机开始以来,他更倾向于马克龙总统的判断。

(起初)大多数阿訇将这种病毒视为对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全人类的神圣考验,目的是让我们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在伊斯兰教中,为执行每日五次祈祷,必须先洗净自己。个人和清真寺内必须保持清洁。洗漱、更换地铁,敞开大门,不要触摸把手,要求信徒自己携带祈祷毯。所有这些减少病毒传播风险的意见,都是由阿訇和清真寺负责人提出来的。

对外教人的「惩罚」


尽管如此,不少清真寺仍需要更加注重的卫生条件并遵守规则,有一些信徒甚至认为这种病毒不过是资本家为清空其资产而发明出来的谎言。

这儿也从不缺极端分子的声音。当病毒开始侵袭中国时,他们不断向穆斯林解释说,冠状病毒是对外教人的一种惩罚。然而,当沙特王子被迫关闭麦加和麦地那的穆斯林朝圣之路时,这些人有表示该病毒是为乐净化穆斯林团体并人重拾信仰的一种考验。

团结


然而,有一些著名的伊玛目也利用这次机会,推动国家与人民之间的人道与团结,以克服这一危险的病毒。

一些穆斯林商人,例如叙利亚裔法国人穆罕默德·伊泽特·赫塔卜(Franco-Syrian Mohamed Izzet Khettab),已经慷慨解囊了数百万欧元,来帮助这一史无前例的流行病的受害者。马赛、巴黎和里昂的许多餐馆都向有需要的人免费分发食物。

沙特阿拉伯大使——萨德·内法伊(Saad Nefaie)加大了自己的工作力度,来答复那些已申请了大小朝圣的法国穆斯林的问题。从危机的第一天起,沙特政府已要求其巴黎大使馆启动一个危机小组,以保护朝圣者的健康。沙特的王储每天都在沙特首都亲自处理这一系列的事项。必须说,法国的穆斯林团体是每年前往麦加朝圣的一个大头。

为了全人类的利益,我们针对冠状病毒的撰写了一个每日祷文,祷文不分种族或宗教的差异,为疫情下的每个受害者和受害家庭祈祷。

我们完全拒绝某些精神不正常人的讲话,他们声称穆斯林死者是去天堂的烈士,而其他受害者将下地狱!

穆斯林,欧洲公民
 
极端主义者对我们这些行为极度不满。但病毒的危险和清真寺的关闭使他们失去了一个论坛,他们原可以在这高谈阔论,批评和威胁那些提倡具有人性和宽容伊斯兰教的人,特别是当下全人类都在经历非常困难的时刻。
 
像所有其他公民一样,法国穆斯林也尊重政府的规定,希望这个无形的敌人早日消失,它对我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我们所有人面临疾病和死亡。
 
在各个阿拉伯国家中,当地公民拒绝让欧洲穆斯林入境:他们构成了严重的医疗危害,与此同时,所有欧洲国家都将其视为完全公民。
 
新冠病毒危机再次向欧洲穆斯林证明,他们的立足之地已不在其原籍国,这些国家首先将其视为一个危险。法国一位著名的伊玛目发布了一项法特瓦(一项宗教判决),禁止欧洲穆斯林因新冠病毒而逃离欧洲,并呼吁他们与欧洲同胞同生共死。他完全有理!
 
新冠病毒正在消除法国的种族、民族主义和宗教差异。极端分子若想,可将责任归诸于新冠病毒。
 
在这场危机中,他们没有空间,因为我们正在经历一个特殊的团结时刻,这消灭了所有的病毒,特别是宗教和种族仇恨的病毒,我们必须毫不留情地与之抗争。

Islam-Muslim_Wome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