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宗教不应该变成意识形态

在保禄归化的事迹中,「复活的主显现祂自己予那些相信祂的人:打击教会成员,就是打击基督本身!即使是那些思想家,因为他们要教会所谓的『纯洁』,打击基督。」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我们不能转变宗教为意识形态,像扫禄逼迫初期的基督徒那样,为他来说,「复活的主显现祂自己予那些相信祂的人:打击教会成员,就是打击基督本身!即使那些思想家,因为他们要所谓教会的『纯洁』,打击基督。」

人们不能打斗,相信邪恶激发他们行动:这是教宗方济各在今早接见群众时的教理讲授主题,当中他继续讲解《宗徒大事录》,集中默想这个主题:「这人是我所拣选的器皿」(宗9:15)。扫禄,从迫害者成为福音传播者。(圣经之歌:来自《宗徒大事录》9:3-6)。

教宗向圣伯多禄广场上的2万人说:「从斯德望的石刑事件开始,有一个人物出现了,除了伯多禄外,是《宗徒大事录》最生动和尖锐的人物,「名叫扫禄的青年人」(宗7:58)。扫禄一开始被描写为批准杀斯德望和「想摧毁教会」(宗8:3);但随后他成为工具,天主拣选他「向远方外邦人宣讲福音」(见宗9:15; 22:21; 26:17)。在大祭司的授权下,扫禄追捕并俘虏了基督徒,而他确实以为自己在遵守天主的律法。路加说扫禄对主的门徒「口吐恐吓和凶杀之气」(宗9:1),在他里面,有一口气使人感到死亡,而不是生命。」

「年轻的扫禄被描绘成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也就是说,一个人对那些与他的思想不同的人表现出不宽容,他们放弃了他的政治或宗教身份,并将另一个人沦为潜在的敌人去战斗。对扫禄来说,宗教已成为意识形态。只有在被基督改变之后,他才会教导真正的战斗「不是对抗血和肉,……对抗这黑暗世界的霸主,对抗天界里邪恶的鬼神」(厄弗所书6:12)。他将教导人们不要打斗,而要了解是邪恶驱使他们行动。扫禄的愤怒和冲突状况,使每个人都问自己:我如何过我的信仰生活?我要去见别人,还是我去反对别人吗?宣称对天主的信仰,会使我对与我不同的人变得友善或敌对?」他说,这使我问自己:「我的宗教信仰如何?」

路加告诉我们,尽管扫禄意图根除基督徒团体,但主仍在他的足迹上触动他的心,转变扫禄皈依祂自己。复活基督主动在大马士革路上向扫禄显现,这个事件在《宗徒大事录》三次叙述(见宗9:3-19; 22:3-21; 26:4-23)。通过神学的典型标记「光」和「声」,复活的主显示在扫禄面前,并请他解释他要自相残杀的愤怒:「扫禄,扫禄,你为什么迫害我?」(宗9:4)。在保禄归化的事迹中,「复活的主显现祂自己予那些相信祂的人:打击教会成员,就是打击基督本身!即使是那些思想家,因为他们要教会所谓的『纯洁』,打击基督。」

耶稣的声音告诉扫禄:「你起来进城去,必有人告诉你当作什么。」(宗9:6)。然而,「同行的人站在那里,扫禄看不见什么人」,曾经刚强、权威和独立的人,变得虚弱、需要和依赖他人。基督「一道光,环射到他身上」,使他「看不见」:「因此,从扫禄的外表,显示了他的内在现实,对真理的盲目,和对基督之光的盲目」(教宗本笃十六世,接见群众演说,2008年9月3日),从扫禄和复活的主之间的这个「段落」,开始转变,显示了扫禄的「个人复活」,他从死亡到生命的历程:最初的光荣变成了「废物」,「为赚得基督」(见斐理伯书3:7-8)。

「扫禄接受洗礼和洗礼的印记,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新生命的开始,并伴随着对天主、扫禄自己和其他人的崭新面貌,他们从敌人变成基督的兄弟。克服了坚强,内心以新的爱跳动,新人立即『宣讲耶稣,说他是天主子』(宗9:20)。坚定的迫害者的热情,变成了富有同情心的传福音者的热情,通过基督的福音之火,唤起许多人的信仰。」

教宗方济各对法国信徒问候:「让我们祈求天父,教导我们不要与人斗争,但是邪恶激励他们,不要与人互相对抗,而要彼此接触。」

教宗对操阿拉伯语的教友问候:「让我们请复活的主,启发并转变所有仍然迫害信徒的人,他们相信自己在遵行他们所信神祇的旨意。」

piazz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