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天主教徒候选人:我要成为天主手中的一个小工具
作者 Xin Yage
享有国际声誉的研究员陈建仁作为蔡英文副手代表民进党参选。他向本社介绍了自己的生活、皈依天主教的经历和选举计划。“世界需要和平,这也是我们想与中国大陆实现的”

台北(亚洲新闻)—参加总统大选“对天主教徒来说是重要的。接受之前,在与妻子和我的主教交谈后我祈祷、思考了很多。现在,我想可以做天主手中的一把盐:我能够添加更多的滋味、为我国福祉做出贡献”。这是台湾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陈建仁向本社表示的。他被蔡英文选为副手,参加一月十六日的总统选举。

            这一次,民进党党魁蔡英文很可能获得胜利,成为台湾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总统。她出人意外地选择了一位天主教徒、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作为副手。陈教授是台北圣家堂教友,每天清晨参与弥撒圣祭。

            他为科技更新振兴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台湾青年的未来。他以教宗方济各为榜样,盛赞“伟大的教宗”告诫世界天主教徒要用行动而不是语言亲近人。

            以下为采访记全文:

陳建仁談童年生活

 

我是在台灣南部高雄旗山出生的,旗山是一個鄉村地方,以前旗山人很窮,都是吃蕃薯長大的,我是在旗山出生,後來因為我爸爸工作的關係,我到過鳳山、也到過台南、後來再到台北唸書,我家裡有爸爸媽媽,八個兄弟姊妹,大部分是佛教徒,爸媽也是虔誠佛教徒,他們教養小孩都是很有愛心,他們從來不打我們也不罵我們,我們如果做錯事情他們最多只是說:「傻孩子」他們的教育讓我覺得充滿了愛與平安。

 

有一次我跟我弟弟兩個人打架,那我媽媽就叫我們到她的面前,我媽媽看到我們吵架,談的都是他怎麼樣指責對方,我媽媽就哭著說:「她沒有把我們教好」結果我們兄弟兩就靜下來,我媽媽都是以愛的教育來培育我們。

 

我爸爸也是給我們很多的自由, 讓我們選擇我們所要做的事情,我爸爸常常告訴我們說:「成績不重要、健康最重要,做一個人要平淡、平實,要能夠很平安的去過自己的日子,不必要太追求好的成績」, 他對每一個小孩都一視同仁,從來不會說這個小孩比較好、哪個比較好。 我小時候成績好,我弟弟成績不好,但是呢我爸爸說這兩個小孩子未來都一樣,當然我那個時候會有驕傲的壞習慣,我都很不以為然,後來我長大了以後,我四十七歲當了中研院院士,我弟弟也是四十七歲當了中研院院士,很顯然的兩位院士都是四十七歲, 所以我的爸爸對每一位孩子都是一樣的包容、一樣的相信,一樣的盼望。 我實在很幸運在這樣的一個家庭環境長大。

 

陳建仁談家庭

 

 我一直沒有宗教信仰,我們家裡都是拜佛,但是我自己比較認為「人定勝天」,我高中的時候喜歡看存在主義的書,總覺得人的意志是最重要的, 而且尼采說:「上帝已死」所以我不太有宗教信仰。 但是到了大學以後,我進入大學以後追的女朋友,就是我現在的太太 那個時候她在台北聖家堂跟苑秉彝神父聽道理,苑神父有很好的愛心,我的太太領洗了, 我追女朋友嘛也 追到聖家堂來,我們是在台北 聖家堂結婚。

 

結婚以後呢,我考上公費留考要到美國去唸書, 我太太說要送我世界上最好的禮物,那我很好奇,就問她說那是什麼?她說:「是基督信仰」, 那我就在台北縣社子天主堂聽道理, 聽完道理後在出國那年的復活節領洗, 我的靈修一直很差,出國以後一個人單獨在美國唸書,在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唸書 所以我比較有靜下來的時間來唸聖經, 從舊約一直到新約全部唸完, 在那段時間跟天主有比較密切的互動 也有比較多的依賴和信號,對我來講有些時候一個人的孤獨也是蠻好的,讓我能夠靜下心來跟耶穌在一起, 從此以後我們家就變成天主教的家庭, 我們生的小孩 都是在聖家堂領洗、參加聖家堂兒童道理班,孩子們因為道理班的教育變得非常有愛心,每一年我們都跟苑神父到孤兒院、老人院、精神病院去發文旦、月餅。 所以我覺得天主教兒童道理班,成就人格的養成、愛心的養成、讓他們知道去關心別人這也使得我跟我太太都很感謝教會的教導。

 

我的兩個女兒 都在做服務的工作,像我的大女兒在考大學的時候到聖家堂來 祈禱給她一些啟示,就是耶穌說的話:「服侍人不是受人服侍 」選擇了護理系做她的職業, 後來她做安寧療護,也在Glasgow University 研究靈性照顧、哀傷輔導, 回台灣後做了很多哀傷輔導的工作,後來跟她的先生到比利時Leuven University 我的女婿宣民在比利時唸大學她就跟著去, 那他們在那邊生活的很好, 我也謝謝女婿對我的女兒的照顧,他們生了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我太太也在照顧小孩閒暇的時間,召集了 在那邊的華人有一個讀經班, 女兒對不幸有親朋好友死掉她也做哀傷輔導, 我說老實話我以他們為榮。

 

我的小女兒,她是唸東吳哲學系, 她後來念人權學程, 人權學程畢業以後她就在天主教的善牧之家去照顧被家暴的少女, 所以她一個小女孩要去照顧更小的被家暴女孩, 我們常常笑她,妳還沒生小孩就開始當媽媽, 她很喜歡這樣的工作, 可惜後來善牧之家被台北市政府解散了,她就去國際特赦組織 做一些人道救援的工作 當然就是救援在其他國家被迫害的人, 後來加入一個 Interview(訪談)的工作,訪談人道救援組織以前在台灣所做的工作,以前受到迫害的這些人包含高雄市長陳菊、高俊明牧師, 他們都是人道救援 過去所拯救的人,後來她去德國的Humboldt University 研究 人道救援 ,回來以後結了婚生小孩現在在 人本教育基金會工作,她也是做服務的工作,他們常常跟我說 :「我們不是很會賺錢」,我說 「賺錢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你們願意選擇你們所喜愛的,喜愛你們所選擇的」。

感謝天主的召教,他們真是選擇服務的工作 我們真的是以他們為榮。

 

 

陳建仁談工作

 

 我是一個流行病學家,Epidemiologist,流行病學家就是要針對人類的疾病找到原因、 預防疾病的產生使人類更健康, 從事科學的研究我想有兩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一個就是誠實、任何科學的研究就是要誠實,一個很好的科學家他的(Talents )天賦是來自天主, 天主也告訴我們誠實是上策 ,科學研究的過程當中我們都要很仔細地收集資料, 然後到鄉下去,了解到每一個有病的人或是健康的人,他們為什麼得病或者不會得病,所以我覺得誠實,這個核心的價值是非常重要。

 

另外一個我覺得很重要的就是一顆憐憫人的心,我做流行病學的研究主要是要找到流行病因、預防疾病的產生,一個好的科學家不是只要滿足他探討自然奧妙的好奇心,我常常說我的信仰上比較像Thomas,多莫一樣, 我是一個懷疑論者,對大自然的現象充滿好奇跟探討,我是一個會常常懷疑有權威的人。但是我也覺得一個科學的研究成果是用來造福人類,使人類更好,或者使大自然保護得更好,或者是說減少污染危害。

 

我早期的研究是在台灣西部沿海的烏腳病地區,那裡的人腳會變黑,污染的原因不知道,後來在台大團隊的研究之下,我們發是跟水中的砷的含量有關。我老師做完了烏腳病的研究,我接下來研究砷的中毒會引起很多很多的疾病,包括癌症、心臟血管疾病、白內障、兒童發展遲滯等等,很感謝天主我們的研究成果發表之後呢,美國的環保署及衛生署, 就用我們的資料算出來飲水中砷的含量 最高的污染度是多少(maximum contamination), 全世界就從50 ppp 降到10PPP 用來保護人類的健康。我雖然發表論文,升了教授但是我更高興的是 我可以幫助人們(I can help people), 後來我也被邀請到內蒙古、印度孟加拉去解決 井水含砷量的問題。 現在全世界還有兩億的人口其井水含砷量還是偏高的問題。 我常常呼籲世界衛生組織要幫助他們、 減少他們的危害。

 

 學術研究能夠帶來人類的福利,我是很開心,後來我的研究就有點轉向到病毒跟癌症的關係(virus induced cancer),所以我發現 肝細胞癌、鼻咽癌、子宮頸癌、B型肝炎、C肝炎的病毒,在這病毒的研究當中,我們會發現如何研究病毒的感染, 已經感染的人如何用藥物去治療,後來我也感謝天主讓我有機會在衛生署服務的時候我們就大力推動B型肝炎跟C型肝炎的治療, 所以台灣在2003年實施免費的病毒肝炎治療之後 到了2013年我們就看到肝硬化跟肝病毒患者下降百分之二十,那我們也做了一個風險計算器,整個東南亞都在用我們的風險計算器。

 

天主真的是很愛我讓我成為一個科學家,他也讓我研究出來的東西對人類有一點小小的貢獻,就像德瑞莎姆姆目所講的、聖方濟所講的:「我們是上主小小的工具」,希望上主能好好的利用我。

 

 

陳建仁談教宗

 

教宗方濟各上任以後,我從他的身上真的看到了耶穌基督的肖像,當他在伯多祿廣場上跟所有在那邊歡呼的教友說「我是一個罪人,請為我祈禱!」這樣的謙遜這樣的降服於耶穌,我想是很了不起的人。

他很平易近人,選上了教宗以後還自己拿皮包、自己搭公車,回到了旅館跟所有的樞機主教們在一起,讓我看他做到了他所說的--譬如說我們是一個窮人的教會。他不再穿Prada的皮鞋,不再戴這個金質的十字架,他真的努力做一個窮人去照顧窮人。

那我也很幸運,國內有幾本教宗方濟各的書,那有些書是請我幫忙寫中文的序,那我也從那裡可以看到教宗方濟各的故事。他幫愛滋病病人洗腳;他在阿根廷的時候,有自己的主教公署他不住,他還是住在旅館;坐捷運坐公車去照顧所有需要照顧的人;我看到的是像耶穌基督一樣的人。

耶穌基督是天主子,可是他願意來到這個世界上,一個樞機主教願意住在apartment裡面,坐公車去照顧最窮的窮人,所以他自己說的很好「善牧應該要有充滿羊群的氣味」。教宗方濟各真的是善牧,他充滿羊群的氣味,他跟所有窮人在一起,跟所有貧苦的人在一起,那給我很大的感動。我覺得如果有一天我作為善牧,我作為牧羊人,我也應該跟他學習。

最近我也跟耶穌會的神父還有幹部們,分享「跟教宗學領導」這一本書,這一本書上講了一句話,對我來說也是有很深刻的反省,就是真正的權力是服務,這個對於任何領袖而言,不管是家裡的領袖家長,或者是學校的校長.或者是教會裡面的主任司鐸,或者是國家的領袖,都應該要真正地去體會--真正的權力是服務。

從教宗方濟各的所作所為當中,讓我們真的看到了耶穌的肖像,尤其最近他到紐約去訪問,哇!更感人,看他在中央公園車子過去的時候,車子慢慢的走,有一個墨西哥的女孩子在那邊揮手,他竟然請車子停下來,然後讓警衛抱著她、給她祝福、然後接受了她的一封信。

如此地跟羊群在一起,真的是了不起的教宗,雖然教會還是充滿了很多艱難困苦、很多崎嶇的道路,但是他有決心,把整個教會帶到更好的未來,那我認為整個教宗方濟各對我來說是,真的是我學習的好典範,很幸運的,我領洗的時候我的聖名也叫Francis。

 

陳建仁談政治

 

最近這一陣子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有詢問我是否作為她競選總統的副手,但是我是一個學者,學術研究是我的最愛我覺得要放棄這一輩子三、四十年來天主賞賜我的恩典是很大的困難,我當場沒有答應她,第一個當然是問我的太太,第二個我一定要去請教我的主教,第三個要請教中央研究院以前的李遠哲院長。

 

我回來跟我太太討論的時候,她說她要幫我祈禱,那她祈禱了以後,天主給她的印象是要我做世上的光、地上的鹽,那我知道我的能力有限,既使我幫蔡英文選總統,我也只能做天主手上一隻小小的蠟燭,燃燒自己點亮台灣,那我也是天主手上一小撮的鹽,希望改變台灣人生活的品味,整個政治生態的品味。

 

我去請教洪總主教的時候紅總主教:「說你自己要做分辨,你要請求天主的智慧還要請求天主的憐憫然後你去做分辯什麼是該做的」。但是洪總主教也提醒我說如果有很好的學術研究但是不能造福人類也是個缺憾,投入政治也可能相當辛苦,如果可以把學術研究化做愛主愛人的實際行動實踐。另外他更跟我提到教宗方濟各說他鼓勵教友們能投入政治不是要做一個政客為自己的一己之私、去爭權奪利更重要做一個好的政治家,從人民的需要中看到自己的責任,

 

我跟李遠哲院長在討論的時候這一位宗座科學院的院士就告訴我說:「阿仁你還是留在中央研究院,學術研究是你最專長的,中央研究院也需要你,你應該留在中央研究院繼續為大家服務,為台灣的學術研究繼續努力」他也談到在宗座科學院時候,他們又討論到全球暖化、環境變遷造成了有錢的國家不斷地污染,而貧窮的國家不斷地受到許多的傷害。整個宗座科學院討論的結果就是我們應該愛地球然後不要讓富人伸手到窮人的桌上搶麵包。

 

我們也談到說台灣的經濟在衰退、財政在㱠竭,財富的分配越來越不平均,台灣還有很多陰暗的地方需要被照顧、貧窮的人還很多。蔡英文實在需要好好就台灣的問題來做解決,如果有人幫她忙,實在也不錯。基本上李遠哲院長是希望我留在中研院。

 

回來以後我跟我太太說也跟洪總主教說,跟李遠哲院長討論的過程,後來我們經過一些分辯以後,我覺得說我應該放棄我最愛的學術研究然後投入台灣的選舉,希望能使台灣變得更好

 

蔡主席整個政策的規劃實際上我有參與,在政策的規劃當中實際上有三個五大計劃:

 

 

所以我也覺得蔡主席的政見非常吸引我如果能夠實現的話不僅對台灣華人世界或者整個世界都有很好的影響我還是一樣做天主小小的工具、去服務、去奉獻,然後把天主愛和和平的旨意能夠發揮得更好。我們現在提出的政見希望讓台灣人民體會到天主的愛、憐憫、包容和接納的部分。

 

這些年來因藍綠政黨惡鬥、族群對立、越來越分裂,就如聖方濟所說的一樣希望整個團隊成為愛與和平的播種者:

在分裂的地方播下團結的種子

在失望的地方播下希望種子,

在黑暗的地方播下光明的種子

在仇恨的地方播下仁愛的種子

 

如果整個蔡英文的團隊能夠成為愛跟和平的種子的播種者,那我想我這樣的投入選舉可能是天主另外的一個召教吧!

 

陳建仁談台灣的年青人

 

我覺淂台灣的年青人就我所教過的學生、所接觸過的都有創新的概念、而且充滿活力、對未來充滿盼望,這幾年來大家看到薪水只剩下22K ,工作不太好找,有很多大學畢業後又失業找不到工作,他們會懷疑他們的希望在哪裡他們本來旺盛的創新力在哪裡,或慢慢地消失越來越衰敗,這讓我有很大的警惕。實際上我想跟年輕人說,不要怕失敗、你只要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堅持自己的原則、好好努力規劃人生。

當然政府也要規劃、做些事情、提供更好就業機會,把台灣的產業從原有的製造業變為研發創新的產業那就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工作,比方說:

念生命科學可以進入生技產業,研發新的疫苗、新的藥物。

念電機可參加國防產業、精密機械產業、研發精密的儀器、智慧電子、電動車等等、改善人類生活

念人文者可進入文化產業、互聯網、資訊業等

未來如果能在資訊、生技、精密工業,台灣能夠繼續發展下去,就業的機會是有的,大家必須一起努力。

政府要做一件事就是讓年輕人有屋可住,台灣在過去幾年來沒有鼓勵研發技術反而將錢投資在房地產上,讓房地產很快站起來,這是不正常的現象,是泡沫經濟跡象。所以未來政府要蓋比較多的青年住宅或者像新加坡韓國的模式他們件合宜住宅,讓年輕人他們沒有居住的困擾。

更重要讓年輕人有投入創業的機會,如何鼓勵年輕學子、年輕的科學家、人文社會學者有創業精神?創業精神的培養在大學時就要有這樣的課程,而不是只念三民主義、國父思想、國文、英文,很重要如何讓年輕人知道如何開創事業、新的生涯。

在著跟年輕人講幾句話,在人的生命當中,好的生活固然重要,但是物質的生活只是人生基本的要求,更重要的還是精神生活、要彼此相愛、關心別人。當你付出愛時你會充滿喜樂、充滿愛、更重要的除了生理上、肉體上、精神上充實外,要從事心靈上的充實,要憐憫、要去愛,更好是要了解宗教信仰、特別是耶穌基督的愛,人生就會充滿喜樂。

 

TAIWAN_-_1203_-_Chen.jpg